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5年09月15日

我为蓝莓狂

      每年夏天,我的公公婆婆都会开车到林子里采摘蓝莓。一手持如簸箕般的筛子,一手拎个塑料桶,不一会儿功夫就装着好几桶满载而归。回家后,先进行清洗分拣,然后放入一个特殊的大锅子里蒸煮,这个锅子上有一个小小的龙头,煮好后一拧开,就是过滤好的百分百蓝莓汁。老人家用平时存集的牛奶纸罐装好蓝莓汁封存冷藏,这样到了寒冬腊月,像我等住在城市里的懒人就可坐享其成地品尝夏日美味了。

      蓝莓汁、蓝莓酱、蓝莓蛋糕、蓝莓冰淇淋……两位老人常常采得过头,家里便发了“蓝莓疯”,吃得我两眼发蓝。刚开始我曾经抱怨,甚至“恐吓”他们如此大肆采摘,属于虐待大自然的行为,当心来年一颗都吃不到。

      然而我们家年年蓝莓大丰收,至今还未遭到报应。事实上,芬兰的野生蓝莓多到发昏,以至于允许任何持旅游签证的外国人都可以前来采摘并且售卖,而不需要任何劳工合同。最强的外来采莓大军来自邻国俄罗斯和爱沙尼亚,今年夏天,有四十个泰国人也组团到拉普兰采莓。尽管他们自己掏腰包出旅行和住宿等费用,仍然可以赚下一笔高出他们普通工资好几倍的钱。

      当然,要在硕大的林子里找到又好又多的蓝莓也不是一般人都能做到的。芬兰的蓝莓公司都有专职向导,熟悉地形和植物学,才能有效地指挥采莓人何去何从。上个月有朋友从法国来,也是个“蓝莓狂”,我和先生便兴冲冲地带了他奔赴郊外,想显派一下“蓝色的海洋”,结果可想而知,赫尔辛基的城郊已经城市化,森林面积相对缩小,再加上我们完全不熟悉蓝莓的生长习性,别说海洋了,连滴水都没沾到。最后以10块钱在农民的摊子上买了3升告终,也算皆大欢喜。

      曾经有本地人对外来采莓大军颇有微词,认为他们抢了自家的饭碗。蓝莓公司发话了,我们也买本地农民的莓子啊,可是远远不够啊。总而言之一句话,有人采就谢天谢地了,总比烂在那里暴殄天物好吧?

      是啊,满世界都抢着要蓝莓呢。谁让这个小小的蓝精灵有那么多奇异的功效呢?想增强记忆力的得吃,想提高视力的得吃,想延缓衰老的得吃,不想生癌的得吃,不想得尿路感染的也得吃。最近研究发现它还是对付肥胖和心脏病的有利武器。美国最有影响的健康杂志Prevention把蓝莓称为“神奇果”,Health杂志将其列为“五十大超级食品”之首。

      善待自然母亲的芬兰人真是有福了,能自力更生吃免费蓝莓的芬兰人更有福了。像我这样生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应该是蓝莓吃得还不够多,脑筋还不够灵活造成的。今年夏天算是过去了,待我天天定时定量补充蓝莓,吃到嘴蓝蓝,明年夏天定练就一身不怕蚊虫叮咬的采莓技术,采他个昏天黑地!

第一财经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