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8年11月06日

一个美国富人家的“地狱选举”

     美国今年的万圣节有点特别。和传统的妖魔鬼怪、吸血僵尸们相比,次贷危机、华尔街关门所引发的经济大萧条更令美国民众们胆颤心惊。至于11月4日就要揭晓的总统大选,更是这一片混乱中最令人心神不定的“不稳定因素”。由于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战争、税收和环保等关键问题上的看法南辕北辙,双方的唇枪舌战打得极其激烈,而各自支持率又偏偏不相上下,所以今年这场具有历史意义的选举,不仅是空前地兴奋紧张,更被很多人形容为“吓人”(scary),因为任何一方支持者似乎都很难消化对方获胜的结局。

      然而越是在萧条而悲观的时事下,人们寻欢作乐的末世情结似乎越是强烈。临近节日,家家户户都摆出南瓜灯,费点心思的主人们还在前院摆上骷髅、鬼怪、蜘蛛网的道具。节日当天的街上,不时看到一些手提公文包的上班族们打扮成神情悲戚的黑衣女巫,或者身背巨猿金刚的一只毛绒大手,好似自己被拦腰截住;这些带点诗意、带点悲剧色彩的装扮,在秋日阳光和斑斓落叶的映衬下,显得有那么点落寞,也有那么点应景。

      我原以为自己的万圣节之夜将会是“甜蜜”的,因为我的主要任务不过是带着小儿们出去挨家挨户地讨糖。可才敲开隔壁邻居贝丝家的门,她就告诉我,往前走几个街区,有个大户人家,年年精心布置主题花园,很有看头。可是会很恐怖吗?我看着打扮成建筑工人的小儿们有些犹豫。可是会很值得的,她再三强调。

      于是我们怀疑着向前进发了,一路上蝙蝠侠、蜘蛛侠和仙女们络绎不绝,平时黑乎乎的小路上热闹非凡。渐渐地,眼看着人群三三两两地越来越多,我们七拐八弯地有点迷,但只要一问“鬼屋”的方向,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地指点迷津。等终于快到目的地,才发现路口已经涌满了人,居然还有一辆警车停在车道上,好像在维持秩序。也难怪,在这片幽雅的居民区,连大白天都不见人影,这大半夜的,一大堆“巫婆”“怪兽”们窜来窜去,能不提高点警惕吗。

      深宅大院,入口处赫然挂着巨大的横幅“Hell Election 2008”,两边护卫着身骑大象和驴子的骷髅骑士。我和先生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怪不得刚才问路时,有个女巫说,你是找那家搞政治宣言的人家吧?可不是吗,一个小小的文字游戏,把hell和election放在一起,看来“地狱选举”就是他们今年的万圣节主题了。

     阴森的“墓地”里,曾经风头十足,如今早就落马了的总统候选人们一个不落——罗姆尼,朱利亚尼……,最有趣的要算民主党候选人爱德华兹的“墓志铭”了,套用了俗语“Here today, tomorrow gone”,却把here改成了hair,讽刺他顶着那花费四百美金的发型,却标榜自己是劳苦大众的代言人。

      接下来的戏份,基本都围绕着2008年的政治气候。一个手持雪茄、满脸狰狞的大佬站在一个玻璃缸边,里面是被风机不停鼓吹而飞舞着的钞票,他虽然衣冠楚楚,胸口却露着巨大的伤疤,鲜血汩汩地往外流,胸前的名片上写着“李曼兄弟”,一样千疮百孔陪着的,自然还有他的难兄难弟们。

      “地狱版”的奥巴马和拜登、麦凯恩和佩林,分别在花园石径两旁闪亮登场。主人们毫不留情地嘲讽本次总统大选中的种种现象。被模拟成CNN的电视屏幕,摆放着三个不知所云的骷髅,以此暗示选举中疯狂的媒体大战;诡异的厨师和屠夫端出一大锅冒着热气的人骨汤,叫卖“竞选菜谱”。最令人震撼的是几具吊在绞架上的尸体,他们分别代表死去的竞选诺言——停战、降税、环保等等,使人看了不禁毛骨悚然,而且心灰意冷。

      白宫也被做进了地狱。“地狱白宫”里尽是些丑陋的政客,玩的是游乐场“鬼屋”的把戏——灯光加音效,还有一些突然伸出头来的怪物。布什政府所坐镇的白宫在很多美国人看来,是个腐烂不堪的机构。这家主人的政治倾向,在这场地狱秀中若隐若现,尽管站在中庭发糖的夫妻俩十分低调,不多言语,女主人穿一身普通的白色运动套装,男主人则是一身美国国旗燕尾服。他们身后的宅邸大门上空,悬着一个张牙舞爪的女巫,仿佛“梅超风”,仔细一看,原来是佩林。

      熙熙攘攘的人群一拨又一拨地前呼后拥,“观光客”们显然都熟知这个口口相传的万圣节景点。我们所住的地段是个亲民主党的区域,即使未必是奥巴马的“粉丝”,大多数人也绝对不会投票给共和党。所以这样一场具有创意、大胆而开放的“地狱选举”秀,势必受到同样思想开明的居民们的喜爱。要是放在保守的别州,恐怕主人们真会需要警察们的帮助,才不至于有被袭击的危险。

      底特律郊区就有一个名叫雪莉•纳吉尔的妇女,在门口写了个牌子“不发糖给奥巴马支持者和他们的孩子,骗子们”。她的立场如此坚定,就算看到孩子大哭、空着手离开,也不过说了句“好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政治果真如此极端到没有了一点娱乐性吗?今年的美国大选,显然是最有娱乐性的一场政治秀。然而在哈哈大笑的背后,却隐藏着其残酷和肮脏。“地狱选举”的始作俑者们显然是有话要说,也通过万圣节之夜的表演很好地说了出来。他们对政治的诠释,应该不像那位底特律的纳吉尔如此黑白分明。尽管如此,纳吉尔好像还没有彻底丧失万圣节的幽默,她不仅成功地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不给孩子们糖的恶女人,再被问到对奥巴马印象如何时,她说,“Scary”。

      原文刊登于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Financial Times)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