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6年07月21日

马桶的情趣

     几年前,香港建筑师张智强给我看他的一个设计案例。他把自家“鸽子笼”公寓楼里的小单元彻头彻尾改造成了一个studio式的居住空间。在这种螺丝壳里做道场,最关键的当然是一物多用,比如白天是沙发,晚上拉出来就是床。然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把洗手间的墙打掉了,马桶堂而皇之地公开亮相,好像不过是一把特殊的椅子。我也曾去过棉棉以前租住的一个公寓,装修设计师把一个老式浴缸放到了客厅当中,尽管这种安排并非因为地方不够大。两相对比,都是把“私活”给“公干”了,我还是比较能接受看女人躺着洗澡,胜过男人站着撒尿。

马桶的文明

     设计师为了满足视觉效果,有时候会牺牲一点实用性,或者强迫用户接受某种新的生活习惯。只要不太离谱,像我这种好奇心比较强的人还是会欣欣然尝试这种“美丽的错误”。不过对于张智强的那个马桶,我始终没有机会追问他,就算他那个studio是纯粹为了自己看电影设计的私密空间,来的人也是很亲密的朋友;就算马桶旁边有那么一点矮矮的阻隔,他又是如何解决“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不雅之音和“余味绕梁”的不爽之感呢?

     头一回去日本,最令我感叹的是他们的公共厕所。洗屁股吹屁股的马桶就不说了,最绝的是那小小的音响设备,进去后按一下,就传来林间小鸟啾啾或小溪流水潺潺,声音既不大得令人烦燥,又恰到好处地遮掩了尴尬。这样体贴的设计,大概只有注重细节的日本人想得出来,我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虚伪,虽说这本是人类饿了要吃饭一般自然的事情,但我们早就不生活在原始社会了,适当的文明礼貌可以让大家都舒服一点。

和马桶有关的设计

     所以,也难怪商人们在出恭这件事情上绞尽脑汁,就是为了让一部分人更舒服一些。前一阵子,意大利一个著名纸品公司开始制造黑色的卷筒卫生纸,两欧元一卷,正在网上试销,居然获得不少夜总会和餐厅老板的青睐,觉得可以给他们原本就很酷的设计增光添彩。凭心而论,和印有LV标志的卫生纸相比,这黑色擦屁股纸还算有点艺术性的,要不是太贵,说不定我也会移动鼠标定上几卷,因为我们家厕所正好是黑白红色系的,与之搭调得很。而意大利老板放话说,他们的下一个大胆色彩将是鲜红色,好像又是专门为我们家配备似的,弄得我为这一不小心赶的时髦很不好意思。

     设计师们在马桶周围花的功夫就更不少了。瑞典女设计师莫妮卡·福斯特(Monica Forster)曾经设计过一个散发荧光的马桶圈,令我心仪不已。这简直是半夜摸黑上厕所,又不愿开灯刺了眼睛搅了睡意之人群的福音嘛!另一个瑞典男设计师亚力山大·拉维克(Alexander Lervik)的Bright Handle与其说是“光亮把手”,不如说是“聪明把手”,虽说他是为各种门如酒店房间门、夜总会包房门设计的,而我觉得用作厕所门最恰当。远远地就可以通过把手散发的光泽来判断里面是否有人,红色禁行,绿色可长驱直入。家里的厕所往往从外面看是分辨不出里面是否满员的,即使锁上后在把手下有个小小的红色标志,像我爸这样眼神不好的,得可怜巴巴地弯下腰来凑近了才看得清。而不由分说转动把手,听里面的人急叫一声“有人呢!”更是常有的事。挂个牌子吧,又好像太做作,谁真会在家里规规矩矩地翻来翻去呢?这样一个用光来解决的门把手,不过是电源和透明塑料的小把戏,却带来不少方便,也增添了上厕所的情趣。

     诸如此类令人心情愉快、有助于新陈代谢的“马桶艺术”,我都是很认同的。至于那价值几十万的金马桶,我无话可说。有人真愿意以这种方式体现“黄金万两”的价值,似乎也是个人选择。不过我倒是建议他像张智强学习,别把金马桶窝在小厕所的墙后,怎么着也得请进客厅,登堂入室,才不辜负了这一片金碧辉煌。

 

FTChinese.com 生活时尚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