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6年10月01日

寻找赫尔辛基

    关于赫尔辛基,最陈旧且无趣的一个笑话就是,一些足不出户的外国人以为那里的大街上也跑着北极熊。事实上,这个除了冰岛首都雷克雅维克以外,地球上最北的国家首府虽说地势偏远,无论从国际政治还是文化艺术上来看,丝毫不容忽视。今年,芬兰伦值欧盟主席国,整个赫尔辛基人来人往异常热闹;而稍早一些,来自芬兰北部圣诞老人家乡拉普兰地区的一支面带魔鬼面具的重金属乐队Lordi出人意料地摘取2006Eurovision电视歌手大赛桂冠,也算是给芬兰在流行乐坛上又添点儿响动。

    前往芬兰的旅游者,通常带着一点点对这个北欧小国的仅有常识,挖空心思地想除了洗洗桑拿、看看北极光,再拜访一下圣诞老爷爷,坐上雪橇“玲儿响叮当”之外,还有什么可干的呢?诺基亚早就全球化了,在中国买一样的款式价钱还更便宜;一级方程式明星哈基宁也不会站在大街上和游人合影留念,小小的赫尔辛基市中心还远不如上海淮海路来得闹猛,于是观光团们似乎也只能吃一顿麋鹿肉,买两块北方皮草匆匆作别。知道点古典音乐的,最多再去西贝柳斯纪念碑表示一下崇敬之心。

    其实,阅读这本杂志的文艺青年们,多多少少了解,芬兰至少还算是个北欧设计重镇。作为当代设计重要流派极少主义的发源地之一,芬兰人自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起,便陆续在世界设计舞台上粉墨登场。阿瓦尔·阿尔多(Alvar Aalto),玛利曼高(Marimekko)等大师和品牌的名字绝对称得上“重磅炸弹”,其“经典永流传”的风格,不可肤浅地用时尚和流行来衡量,普通人没有一点基本品位是消化不下去的。踏入二十一世纪之后,低调了好一阵子的芬兰设计有重新抬头之势,这不仅要归功于一大批活跃在各大都市勇于挑战创新搞怪的设计新鲜人,也要肯定芬兰政府一直以来为设计这一国家生产原动力所做的强力支持和宣传。

    去年,借着芬兰设计年这一大举措,赫尔辛基圈出了“赫尔辛基设计区”这一概念。听上去很商业,似乎也很老土,有点像中国人在旅游风景区动不动划个圆树个牌子搞段故事那样的桥段,不过倒是给喜爱设计的访客们提供了大大的便利。一张“设计地图”在手,一处处跑下来,省去不少冤枉路。《艺术世界》给有机会前往北欧进行“设计朝拜”的同志们也来画一张“赫尔辛基艺术设计之旅”,圈子不仅仅画在购物这一单纯项目上,更主要的是籍着那一个个小圆点,体会北欧设计之精髓,思量其生生不息之创造力的奥妙。如果你能捂紧自己的钱包,这便可以是一趟免费的考察调研。

    最后,笔者善意提醒各位在奔波于赫尔辛基大街小巷之际,带上水壶或空瓶。芬兰水之纯净和甜美,无论在质量和干净程度上都超过商店里售卖的瓶装水(这是新近调查显示,绝非凭空吹牛),走到哪里拧开自来水喉便可享用。这样天然而免费的“设计”,你怎可错过。

 

KIASMA当代美术馆

   当斯蒂文·霍尔(Steven Holl)大笔一挥,把这条巨型“蠕虫”画在赫尔辛基最瞩目的中心地带之时,曾经引来争议无数。一面对着北欧设计学派鼻祖埃利尔·沙里宁(Eliel Saarinen)的中央火车站,另一面对着威严庄重的国会大厦,霍尔还蠢蠢欲动地要把芬兰国父级人物马达汉(Marshal C. G.E.Mannerheim)骑着马儿的铜像挪位。这种如同要在太岁头上动土的念头最后自然没有得逞,于是KIASMA这座北欧地区最招摇的当代美术馆就屈居在老马身后了。崇尚清晰和简洁线条的美国人霍尔在芬兰这个极少主义发祥地算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其宽敞通透的空间设计和最自然光线充分利用的技巧不仅令当代艺术作品得以完美体现,也令此地成为市中心最受欢迎的逗留放松之处。

    KIASMA咖啡馆是文艺青年和艺术家们的聚集之地,而便宜好吃又大份的午餐套餐一直供应到晚上八点,真是迎合了不定点吃饭的艺术家脾气。KIASMA小卖部则有很多心思巧妙的小玩意儿和好看的艺术设计类书籍。而阅览区总是有人边看书边等朋友,尤其是在寒冷的冬天,又好找又避风,还一分钱不花,实在是最实惠的碰头地点。

KIASMA当代美术馆:赫尔辛基中央火车站附近,看到一个如同太空飞船一般的银色庞然大物便是。每周五下午五点以后免费入场。

 

ATENUEM国家美术馆

   如果你想一窥芬兰的传统古典艺术品,坐落在建于1887年老建筑中的ATENUEM便是必到之处。虽说规模小了点,也有一些少量的镇馆之宝,如凡高、高更和赛尚等。当然,有时候这里也有当代艺术作品展览,要是看到沃霍的毛泽东头像你可不要惊讶。

ATENUEM国家美术馆:中央火车站对面。每周三下午五点以后免费入场。

 

芬兰设计博物馆

    尽管设计博物馆规模不大,其行事风格和展览质量有时候也常常招来设计界行内人士的非议和争论,但所谓“外行看热闹”,既然到了这儿,还是去溜一圈。有没有好展览可看,就要看你的行程是否凑巧了,但无论如何,在博物馆小卖部逛一逛,咖啡厅喝一杯,也算是歇歇脚。

芬兰设计博物馆:Korkeavuorenkatu 23

 

芬兰设计协会Design Forum Finland

     作为芬兰设计总汇的窗口,芬兰设计协会是设计爱好者们的必到之处。从一九五零年代阿尔多(Alvar Aalto)的经典设计,到新晋设计师们的最新设计,你都可以在设计协会的商店里饱览一番。许多时尚设计杂志上频频露面的一些当红设计产品,如哈里·考斯基宁(Harri Koskinen)的冰砖灯,“金枪鱼”设计组合(Tonfisk)的“温暖”茶壶系列,均可在此惊喜囊获。在你忍不住把钱包都淘空之前,别忘了顺便驻足协会的展览区域,常常更新的免费设计展览颇有看头。最后,如果临上飞机还在牵挂某件小玩意儿,设计协会在机场的商店可以了却你的心愿,不至于肠子都悔青了。

      不要错过协会咖啡馆里美味得不得了的芬兰蛋糕,再喝一口用卡伊·弗兰克(Kaj Franck)设计的咖啡杯盛满的卡布其诺,那才算完美。

芬兰设计协会:Erottajankatu 7

 

芬兰建筑博物馆

   建筑博物馆可能专业了一点,那些展览图纸对于普通旅游者来说更是有点枯燥。要说芬兰建筑的特色,巧用原始材料木材,将其与现代新材料玻璃、钢材和其他合成材料相结合算是一个。芬兰人最注重的是把人的居住环境和自然环境相融汇,整个首都天际线之低是逐渐习惯高楼大厦的中国人所想象不到的。走走坐落在百年老建筑之中的芬兰建筑博物馆,体会一下芬兰人的建筑思想和人文理念,不无收获。

芬兰建筑博物馆:Kasarmikatu 24

 

Iittala概念店

   芬兰百年老厂Arabia终于还是被同样老资格的Iittala兼容,从此跑Iittala这个牌子便名正言顺地成为芬兰在国际设计界的全权代理了。要问哪里买芬兰纪念品,我隆重推荐Iittala概念店,尽管又是玻璃又是陶瓷,带起来着实麻烦。可身为中国人,作为瓷的发明后代,到那里去受受刺激很有励志功能。无论是老祖师爷卡伊·弗兰克(Kaj Franck1950年代的杯碟碗盏,还是新锐设计师们的烛台花瓶,从技术到式样,Iittala的产品都很出彩。

Iittala概念店:Pohjoisesplanadi 25

 

Marimekko专卖店

   1960年代突然走红美国的芬兰大花布要感谢当时摩登的第一夫人杰奎琳。这么多年来Marimekko的花布走势依然强劲,其独一无二的经典图案、艳丽夺目的色彩和精益求精的印刷技术证明了她的永恒,无论流行之风刮向哪里,家中那一块Marimekko桌布或窗帘总是不变的。要提醒你的是,这里的布口袋有时候的确比皮包还贵,千万不要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Marimekko专卖店:Etelaesplanadi 4 Pohjoisesplanadi 31

 

Artek专卖店

   1935年由芬兰现代设计大师阿尔瓦·阿尔多(Alvar Aalto)领头设立的Artek开张之即当然是推销阿尔多的家具和灯具等设计产品。发展至今,这家国际知名的设计品牌经营最高质量和杰出的设计品。

    如果你想在有限的时间里一览阿尔多的众多精彩家居设计,Artek不失为最理想的匆匆落脚点;在这里你也可以看到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年轻设计师的手笔,正是Artek的独具慧眼,令他们有机会把理想付诸于现实。

Artek专卖店:Etelaesplanadi 18

 

Grayscale

         阿努·潘蒂能(Anu Penttinen)的大花瓶乍一看毫无所谓的芬兰特色,倒是有点非洲土著风格。然而那一味的黑白双色和流畅简洁的线条勾勒出抽象意境,又不失物件之实用性,就体现出怎么也抹杀不去的芬兰设计本色了。

       从花瓶、灯具屏风,到冰箱小磁贴,甚至最近试验的布料,潘蒂能的图案灵感来源于各种各样的地图路线,她亦逐渐加入大红、桔黄等饱和色彩在作品中,更尝试开拓新的生活设计品。

   要买潘蒂能的作品最好挑周末,因为唯有此时她才有空从郊区的工作室赶来开门迎客。再好的艺术家也有失手的时候,留意一下二等品,虽说略有瑕疵,但毕竟是艺术家亲手制作,价格却便宜一半,很划算哦!

GreyscaleUudenmaankatu 7

 

IVANAhelsinki

         宝拉·苏霍能(Paola Suhonen)尽管对中国妹妹们来说很陌生,但她在国际时尚界却是颗冉冉上升的新星。结合了当代斯堪的纳维亚风格和斯拉维克文化的“艺术摩登”(Art Modern)是她的服饰风格。看似旧哈哈的碎花布,穿来如领家小姑娘,这种来自一九七零年代露营生活印象的怀旧风格正合眼下大行其道的时尚潮流。苏霍能坚持“芬兰制造”,郑重提出“道德制造”(ethical production)的品牌原则,讲明自己不剥削员工,不榨取第三世界廉价劳动力,让你掏腰包付那毫不含糊的价钱的时候,也有一份成就感。

IVANAhelsinkiUudenmankatu 15

 

Myymala2

       Myymala”在芬兰语里的意思就是商店,其实这个地方也是个画廊,以“低得不能再低”的租金提供给年轻的另类艺术家们展览空间,商店里售卖的东西自然也是稀奇古怪五花八门的。这个有一群年轻人撮合起来的地方不想把艺术、设计和音乐分得太清楚,但绝对想让这里成为赫尔辛基文化艺术风景线上的一个亮点。以其独特之处,Myymala2已经做到了这一点,人们路过这个半地下室的小小门脸之时,都会拐下去瞅一瞅。

Myymala2Uudenmankatu 23

 

Glamour Mercado

         Glamour Mercado聚集了来自世界各地各个领域的众多新晋设计师作品,不仅有芬兰设计师,也有阿根廷、日本等其他国家的设计师,是赫尔辛基不可多得的一处国际化设计总汇。Glamour Mercado的店堂设计不同于典型的朴素简洁之北欧风格,倒显得比较巴黎或纽约化,不过和华丽的服饰风格颇为般配。

Glamour MercadoUudenmaankatu 46

 

AERO Design Furniture

         AERO Design Furniture号称拥有一九三零至一九七零年代这一段芬兰黄金设计岁月的最大批收藏,所以要看名家经典,不如来这个小小博物馆。店堂里当然也有各种新老设计师的作品,大大小小应有尽有,总之只要是上点名堂有点名气的,该有的都有,也算显示店的身价和姿态吧。不过最扎眼的,恐怕还是艾洛·阿尼奥(Eero Aarnio)一九六零年代设计的球形椅子了,他那一系列如同为太空站设计的产品,不管大人孩子都爱得要命。尤其是那晃晃悠悠的“泡泡”吊椅里,赖在里面享受多久店员也不会来赶你。

AERO Design FurnitureYrjonkatu 8

 

SECCO

        SECCO就是个废品收购站,但却是个令你流连忘返,并且临走前肯定要回收点什么东西的地方。无论是报废的橡胶轮胎、不再发声音的黑胶唱片,还是没用的废塑料,甚至拆散的电脑键盘,都可以幻化为时髦手袋、漂亮扎头绳或者是水果盘等等。所谓“变废为宝”,在SECCO这个自称为“垃圾场宝藏”的店里得到了充分体现。回到家里,你或许能不怕麻烦地更重视垃圾分类,或许也能自己动手搞点什么小创作。

SECCOFredrikinkatu 33

 

Goodis

         Goodis源于瑞典语,意为“只有好东西”,本来这个词只是指糖果,但这家由11个设计师自发开起来的店却有从衣服、印刷品,到家居用品和饰品等所有设计产品。设计师们亲自坐堂打理,尽量保证此地是他们尽情创作发挥的自由天堂。如果你厌倦了总是和别人在派对上撞衫,不妨来这里淘淘另类设计师们的佳作。

GoodisTarkk’ampujankatu 3

 

Bisarri

         Bisarri如同真正的二手货市场,只是满墙的木架子,摇摇欲坠地堆满了杯杯盘盘,看着都心惊。可不要小看这些个旧物,都是不同年份的断档经典老货,无形价值不可估量。挑几样喜欢的回家存着,一不留神到儿子孙子手里就成稀有古董了。

BisarriAnnankatu 9

 

Aste 90

    “90度”(Aste 90)是一家售卖年轻独立设计师的小店,只不过产品都十分艺术和另类,比如贴有设计师影像作品的火柴盒,可以想象买得的人不会太多。连店里工作的女孩都感叹生意难做,但“90度”仍然有一些独特的家居小玩意儿,同时也接受木质家具订做,正宗的芬兰精致手工,这部分生意总算能把店给维持下来。

Aste 90Rikhardinkatu 1

 

设计酒店KlausK

         20063月的Wallpaper杂志评论到:“赫尔辛基终于有了一家配得上芬兰首都之设计名誉的酒店了。”KlausK这家带有浓郁芬兰设计特色和民族文化风格的酒店也被Conde Nast Traveller杂志评为“60家世界上最酷的酒店”之一。

       尽管如此,KlausK的价格并非高不可攀,双人房从150欧元到200欧元不等,并且还附送其他不同服务,比如SPA等等。即使没有时间下榻KlausK,到其餐厅或酒吧一坐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因为酒店设计精华所在可一览无余。

设计酒店KlausKBulevardi 24

 

Zetor餐厅

   芬兰菜之“恶名”可谓声名远扬。先是被口无遮拦的意大利前总理贝鲁斯科尼嘲笑,然后希拉克在嘲讽英国菜时,又把芬兰菜拉下水,说“除了芬兰菜以外,英国菜是世界上最难吃的菜”。

    所有这一切,都不能阻挡Zetor餐厅里前赴后继的食客们。这家以捷克拖拉机牌子命名的餐厅供应足够喂饱拖拉机手的大盘菜,从土豆肉丸到三文鱼,还有麋鹿肉,地地道道的芬兰民间菜颇为可口,完全不如想象中那么不堪。最有趣的当然是Zetor的饮食文化,从菜单到装修,还有每个菜的卖相设计,都是增加食欲不可缺少的调味剂。

ZetorKaivopihaMannerheimintie 35

 

          艺术世界 2006/10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