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7年04月23日

花钱买觉睡?

     多年来,我一直有睡眠问题,以至于别人问我吃那么多不胖的原因,我总是语重心长地说到,吃再多,也抵不住睡不好的折磨啊。但自从有了孩子,我的睡眠问题立马从睡不好变成了睡不够。现在再有人问我瘦身秘诀,我奉送七言大法:生个孩子自己带。

     面对这种睡眠将被长期严重剥夺的残酷境况,我开始学习打盹。这种以往被我斥为年老体衰的娱乐活动现在则被我当成补药来吃,而我这个从前需要花上半小时一小时才睡得着的主儿,现在连二十分钟的空档都会如获至宝地用来往沙发上一躺,双眼一闭昏昏而去。

     不过最近,处于严重睡眠不足状态下的我打算不再抱怨,因为《纽约时报》美容版的一则新闻故事让我发现,原来我远不是世界上最命苦的人。如果说以前我这个睡不着的不知道没得睡的苦,而现在我这个没得睡的不知道要花钱睡觉的苦。

     地处纽约曼哈顿办公楼林立的哥伦布环岛附近,叶萝沙龙(Yelo)是这个世界上最忙碌的城市中的“睡眠”沙龙中的一个。在那里,所有的服务和设施只有一个目的:让顾客尽快入睡,打个power nap,充足电继续奔赴下一个会议。一个个光线朦胧、色调柔和的小包间被称为“叶萝计程车”,上班族可以通过沙龙网站上的计时器获知什么时候可以“搭乘”下一辆“空车”。包间内不仅有独特的灯光设计,更有不同的催眠背景音乐和香熏;专利设计的躺椅根据人体结构可调节不同倾斜角度,软乎乎的开司米毯子令皮肤温暖舒适。要是你还担心自己睡不着,可请来“反射专家”给你按摩手脚颈脖。根据专家们的“反射学”理论,在他们的按捏之下,你那再紧张的神经也会就此放松,从而昏睡过去。

     想出这种生意经,也只有在纽约这样的“忙盲茫”大城市。那些大街上手里拎着“苹果”、口袋里装着“黑莓”、耳朵上架着“蓝芽”的步履匆匆的人们,个个靠着超强意志力和超强咖啡因武装起一付精神抖擞笑容满面的样子;套装制服下,却个个怀有一颗“恨睡的心”。

     为忙人们设置的美其名曰“放松”或“充电”的服务已经很多了——SPA、瑜珈、健身……,而每一种名下还有更多五花八门的分类。作为“没得睡”俱乐部成员中的一名,我最能理解不去伸胳膊伸腿的懒人们——睡觉都来不及,哪还有精神头去蹦跶?所以这个“睡眠沙龙”可真是讨巧得很,虽说和美容、按摩这些服务无论从形式和内容讲都差不多,可是打着“咱们给您补觉”的招牌,其吸引力就不言而喻了。也就是二十分钟或半小时的一个盹,你自己就很难在乱哄哄的办公室或家里实现,因为那里总有些事情会干扰或打断你的好觉;更重要的是,你自己也总放不下身段和心情来。我个人认为,“睡眠沙龙”的魔力不仅仅在于那些所谓的高科技环境和装备设置。当你被强迫在某个特定时间、某个特定环境,做某件特定事情的时候,你已经接受了某种特定的心理暗示,从心理和生理上都会比较配合。这就像我大儿子每天在幼儿园的午觉一样,无论他在家怎样调皮,可当他每天下午一点半在幼儿园里被老师安排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躺在小床上的时候,他知道他必须睡觉,他也就真的立刻犯困睡着了。“睡眠沙龙”的工作人员当然不会像幼儿园老师那样对成年顾客产生如此威慑力,但已经花了钱这个事实可能在某种程度上对心理产生一定的影响力。二十分钟的盹12美金,四十分钟的盹24美金。这觉是花钱买来睡的,能不好吗?它非好不可!能不香甜吗?它非香甜不可!

     我想象在纽约的某间忙碌的公司内,疲惫不堪的两个同事从办公桌上堆成山的文件中抬起头来,相互心领神会地对看一眼,口中吐出的那句“接头暗号”不再是“卡布契诺”,而是“睡一觉”。

     我同时想象,有人缘的公司很快将会流行奖励员工价值不等的“睡眠会员卡”。相信我,老板们,那肯定比星巴克的免费咖啡更受青睐。

       FTChinese.com 生活时尚

2007年04月12日

给鸟类宠物戴上尿布?

    十年前,当罗瑞恩为她自家的宠物小鸟们设计了第一款防止鸟粪乱洒在家中的尿布时,就立刻感觉这会成件大生意。

       听上去很匪夷所思吧?尽管人们似乎看惯了小狗小猫们时不时穿件时髦马夹背心,可让小鸟裹尿布?那成什么怪样子啊?小鸟还能飞吗?这算是人类为了自己的私欲对动物作出的又一桩“惨无鸟道”的事吗?罗瑞恩的这个大胆创新一开始就遭到很多爱鸟人士的抵触。“爱他,就得忍受他。”――这是养鸟人们一贯以来的态度,受不了那洋洋洒洒的污物,就说明你不是真心地爱,还爱得不够彻底。

       然而宠物鸟们毕竟生活在人类主宰的“人的世界”,而非“动物世界”里。揣摩人的心理,罗瑞恩还是信心十足,便和丈夫开始了这桩特殊的尿布生意。第一件事就是把尿布改名为“飞行服”,不仅多少减轻了点反对者们的负面印象,听起来更“鸟性化”且时尚味足一点。“飞行服”是一小片莱卡布头,用细细的皮筋挂著小鸟翅膀,就像一块肚兜。布头一直裹至小鸟的尾巴,而肚子下端的小囊恰巧藏污纳垢,并且可以防止粪便沾染在羽毛上。

    罗瑞恩承认,穿上“飞行服”的小鸟们的确需要适应一段时间。作为一个有着多年养鸟经验的爱鸟人,她为用户制定了一系列训练小鸟穿衣的计划,籍此亦证明她绝对不只徒个人私利而不顾小鸟们的情绪。首先,你可不能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把“飞行服”往小鸟头上套,就像你对待自己的新生儿似的。你应该“不经意”地把“飞行服”放在小鸟看得到的地方,起码放上个两三天,甚至更长时间,让他们熟悉这样东西;然后,慢慢地把衣服移近小鸟或鸟笼,这又得花上几天时间;接着,在适当的时候手持“飞行服”轻拍抚摸小鸟,把“飞行服”挂在鸟笼里,让小鸟充分感觉认知“飞行服”。就这样再过了几天之后,当你感到小鸟已经把“飞行服”当成老朋友的时候,把鸟食拿走两三个小时,给小鸟穿上衣服,随即把鸟食取回,一边喂食一边加以口头赞赏。如此反复训练巩固,小鸟很快就能适应裹上“遮羞布”的生活,而非视其为恐怖的怪物。事实上,罗瑞恩现在已经设计了很多不同款式和颜色的“飞行服”,称其为“飞行时尚”都毫不过分,这一小块布头已经不仅仅局限于其实用功能,更具有装饰性和趣味性。

       当然,这或许还是针对人来说的。鸟儿们是否在一段时间的训练后,如时髦小姐一般,早上起床后要挑三拣四选行头,我不得而知,要说他们积极地穿好衣服,是期待主人的褒奖和美食,似乎更有说服力。身为非养鸟族,我对于“飞行服”到底是“以人为本”还是“以鸟为本”,还是两者兼顾,实在拿不出个权威说法。但根据大卖家罗瑞恩自称,“飞行服”最终应该是深受小鸟们欢心的,对于鸟儿们来说也绝对构不成任何行动障碍和安全威胁。而没有了粪便在家里漫天飞扬,主人们自然就更喜欢了,所以这样伟大的发明可谓把“人鸟共处”的和谐境界又升华了一个台阶。目前,罗瑞恩更是把她的发明产品发扬光大,衍生为鹅、鸭等其他羽毛类宠物服务,生意经越做越精明。

       最重要的是,这些年来的销售业绩显示,这一对从部队退役下来的夫妇自从手持鸟尿布,日子就越过越滋润。他们不仅搬进了大房子,时不时带着孩子外出旅游娱乐,还存上了可观的退休储备金。这一切,不都是托了鸟儿们的福吗?

 

    FTChinese.com 生活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