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8年03月12日

意外萧条的“总统日大抢购”

     二月的华府春寒料峭,却抵挡不住首都地区人民热情高涨地在“波多马克初选”中参与投票。究竟谁配做未来的总统,在这全国经济频临衰退的当口显得尤为重要。

     在刚刚结束的“总统日”假期里,我捧着一大堆商家发放的优惠信息到附近最大的两家文具商店去买手提电脑。原以为在这个年度传统的“打折假日”里肯定人潮涌动,没想到远远地就看到了空荡荡的停车场,居然让我停到了连平日都抢不到的正对门口的好车位。走进店内,店员比顾客还多,而且个个一脸漠然和无聊,完全没有打折大抢购的气氛。我异常轻松地买好了自己事先看中的电脑,再次穿过静悄悄的停车场回家了。因为没有经过一番争抢,整个过程快速、平静,而毫无成就感。

     谁都知道,美国人是出了名的提前消费者。那边厢工钱还没发到手,这边厢信用卡就已经欢快地刷开了。但从我平淡无奇的“总统日大抢购”经历来看,眼下的消费市场似乎并不欢快。从去年起发作的次级房贷危机闹得整个美国鸡犬不宁,在此影响下,信用卡债务也开始突增,那些平时靠信用卡赊账度日的消费者们逐渐尝到 苦头,其中以贷款买车的主们最为难熬。

     就像利欲熏心的信贷公司花言巧语地哄骗根本买不起房的人借钱买房一样,为了让买不起车的人买车,而且还要买豪华车,不正式的汽车信贷公司也放宽贷款条件,以零首付等诱人条件引得消费者上钩,虽然月付数额看上很小,但借贷期限可长达七到八年,而且利息在几个月后升得极高极快。随着经济不景气、失业率升高,越来越多的人就跟不上还贷速度了,先是拖欠贷款,再往后,就不得不由着人家把车子开走拍卖抵债了。根据Manheim汽车拍卖公司透露,2007年汽车的易主量增加了10%,估计今年还会再翻一番。

     在房屋次贷危机中,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受害者都是低收入、低教育一族,按中国人的俗话来讲,就是“吃了没文化的苦”,才会受骗上当。但事实上,还有相当一部分受害家庭属于中产阶级,却也不知不觉也落入次贷危机的陷阱,令人唏嘘。而在不堪信用卡债务之累的族群中,则有更多受高等教育,甚至收入不菲的白领们。不得不说,美国人“先花后挣”的习惯,是导致这种状况的导火线。全美只有2%的家庭为自己的窝买清了单,而40%以上的美国家庭花得比挣得多。根据美联储的数据,现在的消费者们借的钱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多,而且从水电煤帐单、食品杂货,到汽车,样样都刷卡。截至去年12月,消费者总债创造新高2.55兆美金,几乎是10年前的一倍,这还不包括房屋贷款。难怪有人说,美国人正为自己欠债成瘾的恶习付出沉重的代价,面对目前的信用低潮,显得脆弱不堪。

            Debt.com是一家2006年成立的债务咨询公司,总裁托德库克认为,现在的问题不仅仅是次级房贷受害者们,而是普通美国民众。很多人要么被房子套牢,要么被信用卡套牢,要么被车子套牢。连带着受冲击的自然是汽车工业,今年的汽车销量将会下降,因为汽车贷款不那么容易了。随着信用卡拖欠额的不断增加,银行的日子也不好过了,虽然还没到最糟糕,但业内分析人士对形势都不看好。

 

          28岁的丽娜迪万居住在华盛顿特区,她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的时候说自己共有五张信用卡,总计欠债三万六千美金。迪万在美国商会工作,年收入四万七千美金左右,虽说不高,但绝对也不低。她每个月要还六百美金的学生贷款;她和朋友挤在一个卧室里,把租金降到每月三百六十美金;她从来不去贵的餐厅,几乎不添新装,可她仍然赶不上自己欠的帐。

     根据数据调查表明,越来越多的人拖欠信用卡帐单,而且还债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多的人在超过还债期限30天后才陆续回帐。这么多人在信用卡上苦苦挣扎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不能再用自己的房子作抵押,房价的下跌导致人们不能再把自家房子当成用之不尽的扑满。而银行也被吓得不轻,对拖欠帐单的用户严加防范,一旦发现拖欠行为,就提高利息,降低透支额。深陷次级房贷危机的信用卡用户是首当其冲的拖欠户,据称尤其是DiscoverWashington Mutual的卡户们有明显的收入降低现象,这使得他们很难以低利息来保持帐面平衡。

     自从在国外生活,我也学会了用“塑料”(卡)而不是“纸”(现金)消费,这样做的确很方便,避免了带一大堆零钱的麻烦。根据专家调查,人们在用卡买东西的时候,要比用现金多花20-30%的钱。这的确是一笔不少的开支,所以理财专家面对那些一笔糊涂帐的糊涂虫们,首先就建议他们剪掉信用卡,改花现金,好好体会珍惜一下钱在手里的感觉。我的一个朋友,因为生病半休而产生财政紧张,她的应对方法就是同时拥有几张信用卡,利用透支额来跳帐,以对付中间没有收入的空档。这样做当然是有风险的,需要很高的自制力才不致于失控。

     家住维吉尼亚顿弗莱斯的科龙夫妇显然就不属于有自制力的人。他们在接受《华盛顿邮报》记者和理财专家咨询的时候,表示他们在八张信用卡上总共欠下三万多美金,尚有四万美金的学生贷款没有还。尽管他们两人的年收入加起来有十九万美金,属于高收入阶层,但他们的应急储蓄却只有一千美金。这对拥有三个住处和三辆车的中年夫妇厌倦了欠债的压力,却始终没有实际行动来解决困难。丈夫乔治由于拖欠福特运动车的分期付款,需要支付比车子价值本身要高得多的车款;而他还不愿意卖掉同样以分期付款方式购买的宝马车来减轻负担。妻子金姆总是喜欢用信用卡积分,可是就算她赚到免费机票,其实“羊毛出在羊身上”,为了那点并无实际价值的积分,她又累积了更多的债务。

     正是美国人这种“收藏”信用卡的“爱好”和挥霍无度的习惯,让信用卡公司给利用了。当信用卡公司在争取客户的时候,很少花时间对他们解释累计欠债给他们现实生活带来的危险。根据信用卡调查机构cardtrack.com去年的统计,有八千八百万美国家庭有信用卡,其中六成以上身负卡债。而这其中,有11%左右的持卡者每月只交最低欠款额,也就是说,他们将为自己拖欠的债务支付相当高的利息,这样利滚利,越滚越大,永远逃不出这个恶性循环。最近加州的一个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就提交了立法草案,要求信用卡公司明确向消费者警告每月只交最低欠款的危险、在月报表写明余额加利息何时才能还清的准确计算。对此一些研究机构甚至信用卡公司都表示支持和赞同,但也有专家认为,消费者的算盘都打得很精,他们清楚自己的选择,同时也人们也应该量力而行,有钱多还,没钱少还。

     到底谁该为债台高筑的美国人负责呢?是贪得无厌的信用卡公司吗?还是自以为精精算计、实则浆糊脑袋的消费者们聪明反被聪明误?不争的事实是,越来越多的信用卡公司的坏帐在增加,也纷纷准备应对更糟糕的未来。如火如荼的总统候选人初选正在全美各州展开,选民们最关心的问题就是谁能带领他们走出经济困境,谁能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赚更多的钱。艰难缓度经济严冬的美国,能够迎来温暖的春天吗?

本文参考文章:

From Foreclosure Signs to Auto Repo Lots, David Cho and Nancy Trejos, The Washington Post, Feb 18, 2008

After Their Wedding, The Spending Hit Home, Michelle Singletary, The Washington Post, Feb 17, 2008

美议员要信用卡公司说明债务风险,申华,美国之音中文网,2008211

     经济观察报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