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9年06月26日

上了锁的避孕套

    我从来没有买避孕套的经验,但是毛头小子因为买避孕套引起的尴尬笑话似乎有所耳闻。上个月回国,我无意中发现一些24小时便利店把避孕套都放入收银台旁边的一个玻璃小柜子里,距离之近,好像很有利于顾客和收银员窃窃私语、指指点点而完成交易。然而回到华盛顿特区的第二周,我就经历了一场和避孕套有关的示威活动,让我对那个玻璃小柜子又有了新的看法。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全美最大的日用品和药品连锁超市CVS在旗下的一些店铺中,把避孕套锁进了玻璃小柜子,但凡要买避孕套的顾客,都得把拿着钥匙的店员招呼出来,然后在店员的注视下完成挑选。引起公愤的,不仅是这种令人仓皇而尴尬的非人性化客服,而且避孕套上锁的店铺具有明显的针对性。根据调查,但凡上锁的店铺,都位于黑人或拉丁裔族聚集的区域,治安也相对比较差。CVS的用心昭然若揭,似乎也很能理解——在这些区域,小偷小摸实在猖狂,开架避孕套等于免费避孕套。商人重利,一把大锁就挂上了。

    我留意到,在美国的开架超市和商店里,珠宝等贵重物品都是锁进玻璃柜的,香烟虽不贵重,但也上了锁。为什么没人抗议给香烟上锁呢?原因很简单,香烟本来就对人体有害,把香烟卖给未成年人更是违法的。而避孕套就不同了,艾滋病和青少年怀孕已经成为美国十分重要的两件国事,把这个小小的塑胶套政治化,不是没有道理。

    数据证明,艾滋病仍然是2534岁美国黑人妇女的第一杀手,黑人妇女受感染的比例是白人妇女的15倍,拉丁裔妇女受感染的比例则是白人妇女的4倍。十几年来,男同性恋和男双性恋者更是高危人群,专家们相信,已经有将近一半的黑人男同性恋和双性恋者染上了艾滋病。

    至于美国的青少年们,每年有三百万染上性病,七十五万怀孕。一个性生活频繁的青少年,如果不采取避孕措施,一年中怀孕的机率为百分之九十。

    我们再来设想一下,什么样的人会偷避孕套呢?是收入稳定的中产阶级白领?有头有脸的公职人员?还是腰缠万贯的富翁?当然都不是。把“黑手”伸向开架避孕套的,是偷吃禁果的中学生,是捉襟见肘的钟点工,甚至是操皮肉生意的。换句话说,CVS所要防范的避孕套贼们,正是美国社会中最需要避孕套的族群,也是防范艾滋病和青少年怀孕问题的首要关注对象。在这些“下只角”区域,平困家庭居多,健康教育普遍缺失,他们恰恰该是接受免费避孕套的帮困人群。锁上这些避孕套,原本就羞羞答答的半大孩子们,对健康性生活不置可否的年轻人,很有可能就改变主意空手离开商店了。

        CVS自然有争辩,因为美国人最怕的就是被戴上“歧视”的帽子。但事实胜于雄辩,从洛杉矶到纽约,恰恰都是那些位于“有色”区域的店铺给避孕套上了锁。全美有两百多家社区民间组织、健保教育者和倡导者们声援这场倒戈CVS的活动。或许也有其他小店做着同样试图保护自身利润的事吧,为什么CVS那么倒霉呢?仅仅是因为树大招风吗?

    作为全美最大的药店,CVS有将近七千家店铺,号称一年处理10亿张医生处方,有1.5亿客户,也就是说每两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去CVS买药。对于这样一个行业老大,美国社会和民众是有要求的,光赚钱不做善事不行,昧着良心赚钱更不行。给避孕套上锁这件事,虽然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却体现了把人的需求、社会需求置于金钱利益之下的冷酷自私嘴脸。发起和参与本次抗议活动的众多积极分子和民众们直指CVS“没有良心”,而“治疗CVS”(Cure CVS)这一活动名称亦很好的体现了民众对CVS的期待。波士顿和费城地区已经被“治好”了,给避孕套开锁了,而更多的上锁店铺还需“被治”。

    良心、同情心,以及大爱和悲悯,是通过治疗可以获得的吗?我站在华盛顿特区著名的同性恋聚集社区杜邦圈,看着街区草坪上慷慨发言的组织者、举着标语牌静默的听众,不禁想到。人群并不庞大,声势也不强大,但他们都是对人类和人性抱有极大信心的普通人。哪怕是做一点点事,让这个世界变得好那么一点点,他们都认为是值得全力以赴去争取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避孕套,它的自由弥足珍贵。

 

    原文刊登于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中文网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