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11年10月10日

赫尔辛基,全球最宜居

    英国生活杂志Monocle一宣布最新的2011年全球宜居城市排行榜,整个芬兰颇感惊喜。大小媒体纷纷报道,赫尔辛基市长更是喜上眉梢。明年就是赫尔辛基轮值世界设计之都World Design Capital),整个城市正为了这场重头大戏兴奋而忙碌;这下金榜题名,风头更健了。

      阔别五年,我和家人刚刚重新搬回这座曾经居住过的城市。不知为何,这一次回来,似乎感到比以往更活跃而生动的城市节奏;而作为一个不谙熟芬兰语的外国人,这一次也似乎不觉得那么生分和不自在。和几位旅居赫尔辛基的外国友人交流,他们都证实,我的感觉并非空穴来风之想象。赫尔辛基在这短短几年里,的确更具国际化都市的范儿了,这不仅仅体现在万达机场的中文指示牌和旅游信息中心近十种外语版本的导游图,也反映在越来越多的国际性艺术展览和文化活动。五年前,当我去警察局外国人管理处把居留证转到新护照,被告知需要三个月时间,尽管那只是贴一张粘纸而已;可现在,两周就搞定了。可见反移民的真芬兰人党(True Finns)应该还没有对赫尔辛基产生任何影响,警察局对我等假芬兰人的态度明显地开放和轻松多了。

      作为一个人口只有五百万的北欧小国之都,赫尔辛基是芬兰最大的城市,也是各地年轻人毕业后蜂拥而至的目的地,聚集了10%左右的人口。这里同时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求学就业,甚至定居,尽管芬兰语是出了名的难学,而长达五个月的漫漫寒冬更是有着臭名昭著的无边暗夜。赫尔辛基难道真的是全世界最好的人类栖息地吗?一个连晒个大太阳都算是奢侈的地方?

     monocle自称,他们的编辑花了两个月时间满世界跑,对候选城市的各项生活质量指标进行考察。人口密度低、休闲指数高,犯罪率低,且城市基础设施不超负荷运作的城市都属高排名之列。赫尔辛基一直以其良好的健保制度、完善的公共交通和高质量的教育著称,然而有趣的是,这次夺冠的一个重要原因竟然是商店延长了营业时间,排在第二的苏黎世和第三的哥本哈根都因为周日商店营业时间短于赫尔辛基而落败。而赫尔辛基和韩国、印度和中国这些经济崛起国家之间日益密切的关联,也是一个因素。万达机场已经成为很多亚洲游客飞往欧洲的首选中转站,Monocle早就曾将其评选为全球最佳中转机场。在另一家或许更具权威性的英国杂志《经济学人》的2011年全球宜居城市排行榜上,赫尔辛基仍和去年一样,停留在第六位,但这个成绩也算相当不错。

     “我们一直很努力地要把赫尔辛基建成一个健康的、功能化的,并让居民和游客都享受的城市,市长尤斯·帕宇能(Jussi Pajunen)对自己的城市夺冠当然非常高兴,不过还有很多地方有待提高。这个自2005年当选的市长向来意识超前,要是他能一个人说了算的话,赫尔辛基周边的四个卫星城早就被赫尔辛基收入囊中,波罗的海海底也早就会有一条隧道,把赫尔辛基和爱沙尼亚首都塔林连接起来,而所有的商店周日都开门。

      去年在赫尔辛基过夜的游客又创320万新记录,人们之所以对这座有着波罗的海的女儿之美誉的城市感兴趣,是因为其链接欧亚大陆的特殊地理位置,成为东西方文化交融之处。这个由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一世建于十六世纪中叶的贸易港一开始并没能如他所愿昌盛,反而饱受战乱、贫穷和疾病折磨而难以发展。一直到十九世纪初,芬兰落入俄国之手,沙皇亚历山大一世把首都图尔库迁至赫尔辛基,并将图尔库皇家学院(现赫尔辛基大学前身)同时搬来,才令这个微不足道的破落小镇从此持续地繁荣起来。小镇被按照新古典主义风格重建,并以圣彼得堡为参照标本。

     直至今日,这座城市虽突破传统,新意迭出,却仍完美地保留着她初建时的经典建筑和街道。Monocle杂志尤其对赫尔辛基新旧建筑之间的平衡大加赞赏,而据我所知,这种来之不易的平衡感所反映的,也是权力和民主之间微妙的牵扯关系。比如,芬兰建筑大师阿尔瓦·阿尔多(Alvar Aalto)的俗称方糖大楼,是自五十年代起,至今仍颇受争议的现代作品;只因为大楼主人斯道拉恩索公司(Stora Enso)当时有钱有势买下海边黄金地段,方糖毫不费力地在港口竖立起来,完全不必听从民众意见。等到一九九零年代,美国建筑大师斯蒂文·霍(Steven Holl)中标KIASMA当代美术馆设计,要将芬兰著名政治家曼内海姆将军骑马的雕像迁走,却抵不过市民联名抗议,不得不妥协作罢。正如罗马非一日建成,赫尔辛基的现代蓝图亦经历了近一个世纪的持续规划。贯穿全城南北的中央公园,是一项1911年的提案,现发展成城市中央的一片绿洲,覆盖700公顷森林面积,有长达100公里的慢跑林荫道和滑雪道,连接着沿途的体育场馆、居民住宅区和休闲花园。这听起来如同神话,因为中央公园不仅有着完全野生的自然保护区域,而且其他森林区也基本由大自然散养。尽管高速公路和现代文明仅咫尺之遥,林间却已是一派世外桃源。芬兰首都之所以独树一帜,因为她具有根本的勇气重新考量其都市雄心,并具有才能,灵感和魄力大干一番。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Monocle杂志的这番评价似乎更应该献给每一代赫尔辛基建设者们。

      对旅游者来说,赫尔辛基是个很易游的地方。她的市中心并不大,无论是聚集了设计专卖店的设计区,还是海港码头和岩石教堂等景点,均可步行或跳上有轨电车即到。她的名胜虽比不上埃菲尔铁塔,街道也不如香榭丽舍大街般繁华;她排不上人生必去之处这样的名单,更没有满大街的名牌店供亚洲客们血拼,可她兀自有种北欧才有的魅力和气场,让来者不由自主地沉静下来。无论全球化如何愈演愈烈,你很难在赫尔辛基感受到那种所谓的时代热浪。事实上,当下流行的慢节奏时尚,一直是北欧人的生活方式。芬兰人性格内敛坚韧,从设计到行为,都延承极少主义风格。早在一九四零年代,德国诗人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就曾用一句芬兰谚语来表达他对自己在赫尔辛基旅居生涯的感受:芬兰人用两种语言保持沉默(意指芬兰的官方语言:芬兰语和瑞典语)。

      在我看来,现在的赫尔辛基人其实相当开朗和健谈。虽然忧郁症、酗酒和高自杀率,仍然是北欧,包括芬兰在内挥之不去的阴影,可根据去年的盖洛普调查,芬兰仍然是世界上最快乐的国家,排在另一北欧小国丹麦之后;而美国《新闻周刊》的世界上最好的国家排行榜上,芬兰也拿了个第一。从小学到大学的免费教育和收费低廉的全民健康保险,显然是减轻现代人生活焦虑的重要因素;而纯净的环境和新鲜的空气,比瓶装水质量还要高的自来水,更是注重健康的现代人不得不重视的生活指标。芬兰人常常自嘲他们的政府是保姆政府,为了民生健康管头管脚,高价烟酒就是变相修正大众不良习惯的政策。事实也证明,城市公共系统高效便民,绝对能给社会带来更友善平和的气氛,而不至于怨声载道。赫尔辛基的公共交通系统是我所经历的世界上最好的,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其他城市的公交车,专门留有空间给婴儿推车,而且只要推着孩子上车,家长就不需买票。赫尔辛基人也是我所见过的最喜欢搭乘公共交通的城市人,如果没有好的系统设计,就很难要求一个忙碌的现代人采取这样的低碳出行方式。

      设计,一个靠想象力和创新为灵感的产业,一直是芬兰的经济主力军。而芬兰的设计,一直都以对人与环境的关怀为准绳。如果你想见识一下世界上最好的城市,就往北走吧。世界设计之都:赫尔辛基2012”的组织者们说出了设计对于芬兰人的重要性——“我们设计一个更好的生活。

     城市应该属于她的居住者,赫尔辛基为她的人民存在。


赫尔辛基的旅馆

芬兰不使用国际通用的星级制酒店系统,但赫尔辛基仍不乏从经济型到奢侈型的酒店,服务相当规范。去年赫尔辛基的酒店平均房价为97欧元,属十年来最低,入住率为67%。由于赫尔辛基的公共交通非常发达,旅游者即使选择非中心地段的旅馆,也不必担心出行问题。城中不乏特色酒店,尤其在建筑和设计方面独树一帜,是领略北欧式生活的上佳选择。

KLAUS K

入住价格:160欧元起

六年前KLAUS K开张之时,Wallpaper杂志评论到,赫尔辛基终于有了一家配得上芬兰首都之设计名誉的酒店了。位于市中心的设计区,座落于百年历史名楼中,一对学习酒店管理的同学夫妻将老店改造成了极富艺术色彩和设计概念的城市栖息地。Klaus K客房设计灵感取自芬兰神话史诗《卡莱瓦拉》,集神秘、激情、欲望,甚至嫉妒为不同主题。Klaus K也是芬兰第一家计算客房碳排放量的酒店,其酒店设备、用品和经营模式统统按照环保和可持续性标准来操作。

www.klauskhotel.com

Hotel Katajanokka

入住价格:102欧元起

这座躲在公园里的红砖房始建于十九世纪末,离赫尔辛基港口只几步之遥。如果你觉得它的高墙、铁栏和开阔的走廊有点奇怪的话,因为这里本是监狱和拘留所。作为历史一部分,其建筑格局受国家古董协会保护。当然,由牢房改造的客房不再有铁栅栏门了,你若想体验监狱风情,可以参加酒店组织的胜利大逃亡游戏。

www.bwkatajanokka.fi

SOKOS Hotel Torni

入住价格:82欧元起

SOKOS是芬兰最大的连锁酒店集团,这一家之所以有别于乏味的普通商务酒店,是因为其建于1928年的十四层高楼,而顶楼的Torni餐厅,以俯瞰赫尔辛基市貌为荣,自一九三零年代起,就是名流和艺术家出入频繁的热闹地盘。新装修后的酒店客房分别以装饰艺术风格、新艺术风格和功能主义这三个艺术史上举足轻重的流派为主题,老牌腔调十足。

www.sokoshotels.fi

Hotel Kämp

入住价格:230欧元起

曾接待皇室和国际大牌们的Hotel Kämp实属赫尔辛基最奢华的酒店。地处市中心黄金地段,毗邻港口、购物区和博物馆。其总统套房以芬兰最著名的将军(亦曾为总统)曼纳海姆命名,拥有六个房间和两个私人阳台,号称整个斯堪迪纳维亚地区之最;其他重要房间也多以芬兰著名人物命名,如西贝柳斯会议室等。如此顶级酒店的配套服务也颇有特色,其中包括乘坐豪华私人游艇游览赫尔辛基。

www.hotelkamp.com

    原文刊登于《星尚画报》2011年10月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