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12年11月01日

“Well-being”——人生终极目标?

    在新出炉的列格坦繁荣指数报告(Legatum Prosperity Index)中,芬兰继续稳占上一年的名次——第七名;挪威也蝉联冠军。这份繁荣指数报告是全世界唯一一份以财富和幸福指数为基数来衡量国家繁荣度的报告。指数包含了民主政府、创业机会和社会凝聚力等。报告范围涵盖世界人口的96%,调查对象占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99%

    芬兰占优势的指数是创业机会和安全感,均居第三位;执政力和社会资本则居第五位。在今年早先联合国的“世界快乐报告”中,芬兰被列为世界上第二快乐的国家,最快乐的是丹麦。北欧国家在这一类评比中,向来领先;不论把happiness翻译成快乐还是幸福,总之这几个黑夜比白天多,冬天比春夏秋都要长的的国度,都是既快乐又幸福的。可见阳光沙滩、蓝天白云并非快乐人生的唯一图解。

    社会福利是北欧国家,包括芬兰在内的幸福关键。福利的涉及范围其实相当广泛,并不仅限于医疗和社保。列格坦繁荣指数报告英文所用之辞为“well-being”,可谓相当准确地定义了这一社会功能。有人将其翻译成“福利”;也有“安康”、“幸福”,“健康快乐”和“小康”等说法。其实“well-being”似乎要以上下文来判断其真正含义,当用以形容一个国家和社会之时,也许“福利”是最接近的词义,但又似乎欠缺了些,因为它也反应了国民身心健康状况和幸福感。

    “well-being”也是近段时间以来,芬兰本国相当流行的一个词汇。其主攻领域是职场,也就是探讨帮助上班族们如何保持身心健康,提高职业竞争力;而对于老板们来说,就是如何创造更好的工作环境和工作福祉,让员工们的班上得来劲儿。

    “925工程”取英文朝九晚五(nine to five)之意,号称要“重新设计朝九晚五”,是赫尔辛基一家顾问公司应“世界设计之都”之邀而搞出来的一个服务设计项目。这个为期一年的项目在采访了众多公司和职业人士之后,设计了一系列改善工作状况的提案,并结集出版成书《工作手册》。根据项目领导人的说法,企业文化很难改变,他们也不奢望改变,所以他们认为,要让人们更享受工作,关键是改变工作习惯,包括会议、电邮和日程安排。如果老板是以业绩来评估员工,员工就可以在上班时间抽空出去跑个步;而员工也不应该因为要早退参加孩子学校的球赛而内疚。

    这样的话听着是没错,但如果不改变企业文化,也就是说高层领导的观念,又如何贯彻实施新的工作习惯呢?难怪这家公司的精英团队叫“理想者”,大概也只有他们才想得出这样理想化的创意。“925”团队的生意就是到各大公司去对症下药地设计各种理想化工作环境和工作流程,并解决内部矛盾。这又不禁令人想到很久以前的一部好莱坞电影《办公室》,公司请来外面的顾问公司来重新考核员工,重组团队;影片中的顾问们形象极其恶劣,最后被解雇员工在厕所里蒙了头暴打。

    但芬兰人一直是擅于创新的。“925”或有绝招也说不定,而且在芬兰这样以民主、规范和透明为基准的社会里,一切看似天方夜谭的新点子完全有可能以草根行为自下而上地发展起来。一家以软件开发为主的芬兰公司Futurice就在今年被评为全欧洲最好的雇主;纵观他们的诀窍,似乎也无太大秘密,无非是消除传统的上下级领导关系,采取小团队,以及多功能和灵活的工作方式;任何员工可以尝试任何新方案。可就是这些看似简单的模式,很多公司却无法做到。开放、透明、脚踏实地,无领导阶层,几乎所有的芬兰民主体制特色,都体现在Futurice的管理方法中了。有趣的是,Futurice也很看重“快乐”,甚至将其列为公司宗旨之一,认为“只有快乐的员工才能产生快乐的客户和终端用户”。

    换句话说,事实上工作也可以是快乐的,并且按照芬兰所推崇的“well-being”概念,工作也应该是快乐的。如果你的工作不令你快乐,你就应该对此作出调整和改变。像这种关于生活方式的创新思维和人生设计,正越来越得到重视。尤其是在一个社会保障比较健全的国家如芬兰,人们对快乐人生的定义和设计未必与财富成正比。而经过无数心理学家的研究和实践证明,快乐的确也无关财富。

原文刊登于《经济观察报》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