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6年08月04日

“度假小木屋”的苦水经

    每一年,夏天还没影儿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接到朋友们来自世界各地的EMAIL,这些EMAIL殊途同归,都是为了一个目的直奔我们而来,那就是诱惑我们掏出钱包,和他们在某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角落里租个小木屋共度炎炎夏日。

 

小木屋的甜蜜陷阱 

    对于这样的甜蜜陷阱,我们通常是不会上当的。首先,和朋友,尤其是好朋友共同旅行是需要极大勇气的;至于同住一个屋檐下,气氛就更微妙了。每天要为了照顾另一个家庭的想法而左右权衡,哪里还有度假的轻松劲儿?其次,也是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习惯了现代设施配备的城市生活,我们无论如何赶不了“原生态乡村生活”的时髦。那些与世隔绝的小木屋,对我们来说,并非尽如天堂,有时却好比受罪。

    想象中那样的生活似乎如世外桃源般美好。忙碌的都市人脱下拘束的套装和高跟鞋,素面朝天地换上棉麻休闲服,在阳光灿烂、微风习习和鸟鸣声声的一片绿茵之中,过着男耕女织的简单生活。要是把这个画面再具体化一点,就好比电影《指环王》里那些身着白衣,不论男女都白发飘飘的仙子们一般。

    但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几个娇生惯养的城市男女消受得了这番美丽景象?看看电视上的野外生活真人秀吧,虽说自己度假不需要闯关,但仅仅简陋的生活条件就足以让我等小姐少爷们叫苦不迭了。第一受不了的是被伺候惯了的臀部,抽水马桶是肯定坐不上的了,木板上挖个洞,下面接好塑料桶,就算是豪华的了。一边“行事”要一边挥舞断头蚊香驱赶苍蝇蚊子,事后还不能忘了撒上木屑掩盖不雅之物和之味。饮用水都要事先背进山,其他用水得从湖里接,平时哗啦哗啦浪费水的习惯可行不通了,还得学会把洗完脸的水洗脚,洗完脚的水拖地。不“自来”的除了水,还有多了去的东西,稍微“奢侈”点的自己装个发电机,总算不用砍柴做饭,也能维持一些基本设施。

 

谁喜欢在小木屋受虐?

 

    有过一次“上山下乡”的经验之后,我对丛林中童话般的小木屋可谓讳莫如深。老公虽说是乡巴佬出生,但对土地一点感情都没有,多年的城市生活经历和优厚的公司出差待遇早就把他惯得星级倍增。就算他还能光着脚丫挥舞伐木的斧子,那没有卫星电视、互联网新闻和冰镇健怡可乐的日子就难熬得很啊。

    然而喜欢“受虐”,心甘情愿地在休假日里起早贪黑拼命干活的人还真不少。我们周围就有那么一些朋友和亲戚,总是兴致勃勃地把自己家折腾好以后,前赴后继地折腾个度假屋。发烧级别最低是长期租个屋子,而级别最高当然是自己动手搭建了。双休日、国庆节所有夯不郎当的假期全搭进去,耗上两三年,总算搭了个有点歪、但也塌不了的小房子,然后把家里长期以来堆积的破烂旧货全往那儿扔,一铺开,还挺像那么回事,特有成就感。再接下来,一有机会就找理由往那儿钻,说是修身养性去了,但很多时候,都是在干修理工的活儿,要不就是变着法子添加新花样,这里搭个棚、那里搞个亭,把个清静的地方毫无规划地舖张开来。总之,对这个“家外之家”,他们有着无穷的热情和使不完的力气。

    我们在旁边看他们累得慌,他们自己却乐此不彼地忙得个欢。对我们来说艰辛的体力劳动,对他们却是放松了平日里只对着PowerPoint的大脑。环境越原始、条件越恶劣,他们就越来劲,白手起家丰衣足食。像我们这样好吃懒做的损友,最大功能就是在他们把一切打点好之后,蜂拥而至享受一番夸奖一番,然后风驰电掣地扬长而去。

    说实话,那样坐享其成的经历还是挺不错的。尤其是有些人的小木屋与时俱进地现代化起来,让我们不用再对着干厕所便秘。更不用说有些人的小木屋越建越豪华,成了小别墅,虽然隐居深山,内里却一应俱全不比高级私人会所要差。但也许是我悬疑影片看多了,那种屋内灯火通明,室外星光夜湖黑森林的场景,总让我心里有点不安,觉得要发生点什么。我想,如果我真的要闭上眼睛冥想一番,就在家中客厅的藤垫上也不错。

 

   FTChinese.com 生活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