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8年01月10日

目击美国总统大选揭幕战

艾奥瓦是美国中西部(这是个历史沿用词,现在更准确地说是中北部)一个只有300万人口的农业州。新年刚过不久,这里的冬夜寒气袭人,呼啸的北风和积雪的路面都让人们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大多不愿在天黑后出门。

但1月3日这天夜晚,这个州州府兼第一大城市得莫因的很多幢法院、学校等主要建筑却灯火通明,外面还停着几辆贴满鲜艳标志和口号的大巴,从车上下来的人群大都不理会寒意,一边热烈交谈一边大步往楼里赶,目光中充满了期待,不少人说话还带有外地口音。这就是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的揭幕战:艾奥瓦州基层党团选举(Iowa Caucuses)。

民主党:“黑孩子”扳倒了“女王”

选举结果在北京时间上周五中午揭晓:两大党均爆出冷门—来自伊利诺伊州的国会参议员、黑人候选人巴拉克·奥巴马以38% 的支持率在民主党阵营中胜出,原先呼声极高的另一位国会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则以微弱差距败于前参议员约翰·爱德华兹,屈居第三。

共和党方面也大爆冷门,原本默默无闻的前阿肯色州州长迈克·哈克比以高出9% 的得票率击败财力雄厚的前马萨诸塞州州长米特·罗姆尼,而在全国支持率领先的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居然只排在倒数第二。

开季第一战就如此刺激,预示着今年的大选将是精彩纷呈、悬念迭出的一台好戏。奥巴马在白人比例高达92%的艾奥瓦都能获胜,看来美国历史上的第一个黑人总统真的可能产生了。

“他们说这一天永远不会来到。”奥巴马庆功演讲的第一句就博得了满堂欢呼,“他们说这个国家太分裂了,幻想破灭了,不能为了共同目标团结起来。但在这个1月的夜晚,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我们做到了嘲讽者断言我们做不到的……美国人将会记得这一代表希望的时刻。”

很多时政评论家都给予奥巴马的演说很高评价,甚至与约翰·肯尼迪的就职演说相提并论。英国《卫报》也把这篇演讲稿整理出来,贴在网站评论版的头条位置上。

设在得莫因市南区联合小学的竞选总部,希拉里竞选班子看上去十分沮丧。这次败仗对希拉里来说虽然不是致命打击,却实实在在地使她头上的光环大为失色。在前总统丈夫和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的左右簇拥下,她的笑脸让人怎么看都有些不自然:“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继续这场比赛,正确地回答我们设立的问题:即怎样在2008 年11 月选出一名能做出改变,并且在第一天就成为最好总统的候选人?”

一直以来,希拉里都表现得高人一等,俨然已经胜券在握。不断强调白宫经验的她在选后演讲中也提到“改变”一词,然而民调显示,民众对她上台后是否会作出真正改变缺乏信心,他们觉得,奥巴马才是真心求变者。

不过,我们不应忘记:在全国民调中,希拉里仍领先于其他民主党参选人。我们更不能忘记:1992年,她丈夫在艾奥瓦预选也表现平平,同样屈居第三,但紧接着在新罕布什尔州却一举夺魁,最终赢得总统大选,被称为“后来居上的小孩”(The come back kid)。

共和党:金钱不是万能的

如果说希拉里是全世界最熟悉的总统参选者,那么迈克·哈克比在两个月前连多数美国人都不知他是何方神圣。当时如果你说哈克比可能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别人一定认为你是在开玩笑。

然而正是这个要钱没钱、要组织没组织,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有个滑稽姓氏的家伙,愣是把精明强干的罗姆尼比了下去。富商出身的罗姆尼此前不仅带家人在艾奥瓦长住了一年,还砸下700万美元,在该州大打竞选广告,和希拉里坐直升机遍访全州各县的“地毯式轰炸”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基督教浸礼会牧师出身的哈克比的获胜诀窍,是福音派基督徒的力挺,这再次证明宗教在美国政治中扮演的重要作用。哈克比在艾奥瓦的竞选集会中,肩挎贝斯和当地乐队同台表演,气氛像摇滚音乐会一样热烈,无疑吸引了更多的“粉丝”。

在初选前的周三夜晚,哈克比居然欲擒故纵,坐飞机离开艾奥瓦远赴洛杉矶,去作客脱口秀主持人杰·列诺(Jay Leno)刚刚复播的深夜滑稽节目。大家都笑他是不分主次的傻瓜,实际上哈克比一点也不傻。他在节目中口吐妙语,解释自己为什么民调得分比罗姆尼高的原因:“在选总统候选人时,人们找的是那些看上去像自己的同事、而不是像炒过自己鱿鱼的老板的人。”当晚估计有不少艾奥瓦人都收看了这档节目。

这一次艾奥瓦的首战结果,令共和党和民主党两方面都意识到钱不是万能的,财力占优的希拉里和罗姆尼都失望了,正所谓“有钱难买我乐意”。但财大气粗的罗姆尼肯定不服气,选后他还在演讲中“庆祝”自己摘得银牌,号召助选团队继续冲刺新罕布什尔州。那里毗邻他当过州长的马萨诸塞,或能时来运转也未可知。

朱利阿尼则决定不去艾奥瓦凑这份热闹,他知道即使赔进精力和金钱,自己也不可能在保守的艾奥瓦取得好成绩,不如省了这份心,索性以“弃权”了事。“我认为他不可能获得党内提名。”艾奥瓦共和党主席瑞·霍夫曼对朱利安尼如此评价,足见艾奥瓦人觉得自己被忽视所受的伤害。

现场感受艾奥瓦预选

作为中西部一个农业小州,艾奥瓦为何如此重要?这或许是外国人看艾奥瓦党团基层选举结果的最普遍疑问。但各参选人对此役投入的惊人花费和精力充分说明了这个小州举足轻重的影响。历史证明,如果参选人不能在艾奥瓦打进前三名,他几乎不可能最终赢得党内提名资格。

笔者在得莫因先后参与了哈克比、希拉里和民主党参选人乔·拜登的竞选集会,多少体会到艾奥瓦初选的与众不同。参选人在艾奥瓦的竞选行动在其他任何大州都是不太可能做到的。为了宣扬自己的政治观点,为自己拉来每一张宝贵选票,他们和几乎所有选民都进行了近距离接触和交流。换句话说,选民几乎可以当面“认识”参选人,和他或她讨论政治观点,就自己感兴趣的问题进行交流,直截了当地盘问他们的对敏感问题的答案。

比如笔记者参加的拜登集会,大概只有80人左右出席,重点讨论一些民众关心的焦点问题,很多人都有机会提问,给人以十分亲密、热情和关系到个人的感觉。

而希拉里的集会规模就大多了,她只是作了简短的演讲,更多时候都是在呼喊口号,鼓舞士气,基本上没有讨论实质性的政治议题。哈克比的集会则更像个音乐会和庆祝会,大家聚在一起开了个大派对。

尽管如此,希拉里和哈克比也在其他时间花了大量时间挨家挨户敲门,和选民握手交谈。这在其他一个大州都是不可能实现的。艾奥瓦给了参选人一个最好的平台,来阐述自己的政治理念和治国方针。面对这些朴实的选民,花里胡哨的夸夸其谈显然不会有用,他们关心的往往是最实在的民生问题和普罗大众的实际利益。

现在有人质疑艾奥瓦州的权威地位,甚至提出美国各个州轮流进行党团基层选举,但谁又能说哪个州才是美国的真正代表呢?选择一个更大的州,只能意味要花更多的参选经费,去和更多的选民接触而已,难怪这项自1972 年以来的传统才能保持至今。

正因为艾奥瓦如此重要,参选人在当地花的精力和金钱的确让人觉得有点疯狂。据统计,今年所有参选人在艾奥瓦所花的竞选广告经费总计高达6000万美元,一些参选人为了在艾奥瓦取得好成绩,甚至举家搬迁,前来安营扎寨,包括民主党参议员克瑞斯·多德(他现在已黯然宣布退出竞选)。虽然罗姆尼和希拉里在表面上都强颜欢笑,但大家都知道,他们的选战已受到一记重创,这就是艾奥瓦的作用,不承认也不行。反倒是爱德华兹以亚军为胜利,共和党排名第三的约翰·麦凯恩也等着看鹬蚌相争,好让自己渔翁得利。

这边厢媒体上还在热火朝天地报道得莫因的战况,参选人其实都已经打点行装,奔赴新罕布什尔州的新战场。这又是一个小州,却和艾奥瓦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和气氛,那里的民众多以民主党支持者为主,关心的话题也和艾奥瓦人不尽相同,参选人将面临又一场严峻的考验。

对他们来说,新罕布什尔是至关重要的第二仗,罗姆尼和希拉里能否咸鱼翻身,胜败在此一役,而爱德华兹和麦凯恩出人意料也不是不可能。笔者也和众多同行一起,浩浩荡荡地向新州进发了。

本文由殷紫和莫北共同采写

     外滩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