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5年05月23日

设计一二事

         今年是芬兰的设计之年,同时也是瑞典的设计之年。这当然不是第一次两个国家相互对掐。曾被瑞典王权统治了六百年的芬兰虽然仍保留瑞典语作为官方语言之一,但她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体现在设计上,则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向来以严肃著称的芬兰人这一次倒是极具幽默感。一个叼着奶嘴的小男孩是“设计2005”的招牌海报,标题口号为“DESIGN ON”;而另一张海报则是同一个小男孩,被拿掉了奶嘴的他瘪着嘴泪水盈盈,配以标题“DESIGN OFF”。

      设计对于民众来说,果真如奶嘴对于婴孩那么重要吗?至少这是芬兰政府要极力强调并推广的概念。事实上,设计一直是芬兰经济发展中及其重要的原动力,诺基亚便是很有说服力的例子。而对于这个不算大的北欧国家来说,设计这回事小可小到锅碗瓢盆,大可大到国家形象问题,究竟谁才算得上“斯堪的纳维亚风格”的领头羊?讨论到这个问题时,设计又被政治化了。

      芬兰人民的设计祖师爷Kaj Franck半个世纪前设计的杯盘碗碟到现在还是商店里的热卖,尤其是一款存放奶油的小瓷瓶,其大小尺寸正好可卡在老式双层玻璃窗之间。那是Franck二战后经济萧条时期的作品,专为买不起冰箱的老百姓冬天存放奶油所作的周到考虑。现如今虽然每家每户都有了冰箱,但一回想起这个温馨的小故事,人们仍然为之动容。Franck所推崇的设计实用主义成为每一代芬兰设计师的座右铭。套用中国人的俗话,设计在芬兰,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四月在芬兰设计博物馆开展的“幻想曲”是设计年众多展览和活动中比较特别的一个,所有展出作品都出自学生之手。这个历时三年的计划在芬兰、丹麦、挪威,苏格兰和比利时五国的学校进行实验教育,有目的地教授孩子们一些基本设计技能:解决问题、文化思考、艺术表达和发明创造的态度。谁要是以为小孩子们顶多是做做手工课的水平,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丰富的想象力和超强的创造能力不禁让人对未来的设计力量充满信心。

      另一个我个人比较喜欢的SHOW是新近在国际上日渐走红的年轻女时装设计师Paola SuhonenSuhonen的服装既轻松随意又大方雅致,并结合了她童年记忆中七十年代的露营文化。其具有民族风格和环保意识的设计恰巧应了眼下时尚潮流的节拍,也是她成为时尚界新宠的原因之一。

      夏天将至,北欧美丽的白夜也将随之而来。尽管四五月份的天气仍然时不时地来几天飘着雪花的“回冬”,但好不容易从黑乎乎的寒冷中钻出来的芬兰人早就按耐不住地伸胳膊伸腿了。更多精彩的设计和艺术展览也安排在夏季开锣,但保不齐前去赏光的还是旅游者居多,因为本地人都迫不及待地扑往乡村郊外去了,谁还有工夫窝在室内扮文艺青年装深沉,简直是对不起高照的艳阳。

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