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5年09月03日

闲说芬兰语

      芬兰语之难学,可谓“臭名昭著”。尽管芬兰大学实行免费教育,很多外国留学生还是望“芬兰语”而却步。为了消除留学生们的“芬兰语心理恐惧症”,吸引更多外来新鲜血液,这个秋天新学期一开学,芬兰的大学和工学院将大幅度提高英语课程,以至于提供英语教学的硕士学位达总数一半之多。

      对此决定,赫尔辛基大学校长并不认为芬兰语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但他同时也承认芬兰语“的确需要培育”。

      属于芬兰-乌戈尔语系的芬兰语大约五千多年前就初步形成了,目前世界上只有六百万人左右使用。这门神秘的小语种除了给人以生涩难懂的印象之外,事实上亦以其精妙而独特著称。据说《魔戒》作者托尔金正是在学习芬兰语后,受芬兰文化和神话的影响,塑造了他的魔幻世界,他更是根据芬兰语创造了《魔戒》中精灵的语言。

      以我粗浅的初学者水平,不适合在此对芬兰语指手划脚,只能说说自身感受。刚刚入门,很容易一下子被“面目可憎”的芬兰语那气势汹汹的劲头吓倒,于是哆哆嗦嗦地学到半当中,渐渐体会到所谓的“难”,一是其变化多端的“格”,变得人眼花缭乱晕过去;二是其紧密精准的结构,来不得半点误差,像极了芬兰人一板一眼的性格。“芬兰语其实并不难,只是和其他语言很不同罢了。”这是老师常常用来鼓励外国学生的话,说来有一定道理。其实这里学芬兰语的外国人相当之多,赫大的语言班如果不提早排队报名,就赶不上趟。而久住芬兰的外国人出口成章者更比比皆是。

      正好上周末看了电影《阿莱克西斯·奇维的一生》,令我对芬兰语又生一分感触。奇维是第一个用芬兰语写作的剧作家和小说家,被公认为芬兰小说和戏剧的奠基人,芬兰文学之父。十九世纪中叶,在瑞典统治下的芬兰,芬兰语,尤其是奇维所说的西南部方言被斥为“农民的语言”,上流社会均以说瑞典语为荣,说芬兰语是登不了大雅之堂的。奇维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坚持用芬兰语创作,可想其艰辛程度。他38年的年轻生命在贫寒穷困、酗酒和精神分裂症的折磨中度过,未享半点生后的无尚荣光。如果不是看这部电影,我是无法想象芬兰人曾经在自己的祖国却以自己的语言为耻的。还是文艺青年的奇维为了混入赫尔辛基的上流文学聚会,不得不 “闭上自己的臭嘴”,以免往外蹦的芬兰词儿招致扫地出门。

      事实证明芬兰语终究不是粗鄙的语言,这是如奇维这等芬兰人咬牙坚持奋斗的功劳,要说其政治因素,也是芬兰人到底实现了独立自主的救国理想,要不然现在芬兰人人都得说俄语,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啊。

      回过头来说留学生们的英语课程,则是一桩顺应全球化潮流不得不做的事,当然“培育”工作仍旧要细水长流。还是赫大的校长,指出芬兰语教学仍旧是重要的,“或许这能让他们留在芬兰”。

      如果美国说芬兰语,还能汇聚那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精英们吗?

 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