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8年02月28日

手和肥皂

    究竟什么样的设计是消费大众认为最美的?这个问题似乎老掉牙了,却又是设计师、设计评论家和生产商们不得不皱着眉头整天寻思的。

    不久前布鲁塞尔的一家设计机构妄图通过一项特别调查来研究出“美的公式”。受调查者们从取暖器、吸尘器、热水瓶,手表和自行车这五种生活日用品中挑选出他们认为最美的,结果令人惊讶。大多数人像商量好了似的,都喜欢流线型的热水瓶、水管状的取暖器、传统型自行车,简单的手表和不花哨的吸尘器。至于那些过分注重装饰和自我意识的现代设计,大都被列为丑陋。

    由此可见,绝大多数人对“美”有相当一致的看法,虽然要解释清楚这个现象不那么容易,而且我们当中很多人还很固执地觉得自己对美的见解是很独特的。其实,我们心里对所谓的美都是有某种早已设定的期待值的,而这种期待值也是习惯性思维的一部分。也就是说,热水瓶要长得像热水瓶而不是个纸口袋,吸尘器也要简单好用而不是像操作一台高科技电脑。

    但我们人类也是动物中最具创新精神的。我们有强烈的好奇心,勇于尝试新事物,我们对“新”和“陌生”的渴望一点不亚于我们对“旧”和“熟悉”的依恋。然而最有趣的莫过于“新旧交织”,举一个通俗且恶俗的例子,就是我们有时候会发现某男新找的女朋友和他的前任女友们均有异曲同工之妙。心理科学家们在实验中发现,人们会对反复出现的形状更有好感,尽管他们根本不记得。这种“曝光效应”显然已经被娱乐圈的艺人们运用自如了。

    “手肥皂”是居住在美国印第安纳州的一个女艺术家玛丽·嘉德斯基(Marie Gardeski)的创造。她以旧货店里收来的洋娃娃们的手为模型,做了几百块肥皂陈列为装置艺术。展示结束后,她实在没地方放这么多肥皂,就开始分发给朋友,最后发展到售卖。

    手和肥皂当然都是我们很熟悉的东西,可当他们结合在一起,却成了一样全新的概念,甚至很多人一开始根本无法接受。嘉德斯基说好多人的最初反应是强烈的反感,觉得“手肥皂”好诡异、好可怕,好恶心。可是随着网上销售量的不断增加,越来越多的人爱上了这些用山羊奶和蔬菜甘油制成的肉乎乎的粉色小手。这些小手都是手工制作的,嘉德斯基的工作室每天最多只能做八双,或者二十套超迷你型的,所以现在排着等手的队伍已经拉得很长很长了。

    前面说过,大众不喜欢“花非花,雾非雾”的东西。所以尽管长得不像的肥皂的“手肥皂”目前很受欢迎,但它毕竟只在整个肥皂市场上占了很小很小的比例。大多数标新立异的另类设计品都只为小众服务,像嘉德斯基这样的另类设计师能做到这一步就已经是成功,因为她本来也没想把小手们通过流水生产线送进连锁超市。更多“四不像”另类产品惨得连小众市场都挤不上,完全符合了消费心理的研究结果。“手肥皂”之所以崭露头角,还是有它为人熟悉的因素人手。嘉德斯基先是把人们熟悉的两样东西:手和肥皂搞成了新发明;等人们看多几遍、心理适应之后,这新发明又成了熟悉的东西手和肥皂。

    这个轮回蜕变过程值得很多新手们好好琢磨,对于布鲁塞尔的那家设计机构来说,更是个头疼且看不懂的案例。尽管对嘉德斯基来说,不过是她装置艺术剩余物资再利用的意外收获而已。

本文参考文章:

Beauty in the eye of the consumer, Hettie Judah, Financial Times, Jan 19, 2008.

Imitation of Life, Rob Walker, 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 Jan 13, 2008.

     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