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5年09月25日

3+3=1

      3+3=1是今年夏天赫尔辛基设计博物馆的一个精彩展览,却和实用设计艺术基本无甚关联。三位女艺术家分别来自三片不同的大陆,以三种不同的艺术表达方式体现了我们居住的同一个世界。

      宝拉·维诺克(Paola Winokur)是美国人,以陶瓷塑造自然景观而闻名艺术界;玛格里特·怀斯特(Margaret West)来自澳洲,作品以天然石为材料,早就以她的珠宝和概念作品广为人知;克里斯蒂娜·瑞斯卡(Kristina Riska)则是芬兰本地人,擅长制作陶瓷雕塑和塔,构造脆弱的建筑。

      三人的共同点在于,她们都曾经有手工艺制作的丰富经验,却都将自己的作品渐渐发展成了主流艺术作品。维诺克和怀斯特都已是七十高龄,称德高望重不为过,瑞斯卡45岁,算是最年轻的。三个女人一台戏,可以说代表了其艺术领域的最高水准。

      维诺克装置作品一眼望去,便知与自然息息相关。冰川河流、大地土壤,在她手下成为凝固的雕塑。作为一名大自然的捍卫者,维诺克一直以她的艺术来表明自己的政治观点。2005年的新作“全球警告”由72个瓷球组成,排列整齐的白色小球上用陶瓷铅笔分别写了人类一味追求发展而对地球母亲犯下的劣行。每只球体都有些裂缝、突起或重重刻记,像是地球模型,却又似累累伤痕。尤其是裂缝中所上的兰色釉彩,好像枯竭的海洋,又像伤心的眼泪。维诺克的作品十分讲究内容和形状之间的平衡,陶瓷和谐的感觉、恰到好处的线条和精雕细琢的色彩,构成了她的作品之美。

      和维诺克相比,怀斯特的作品恐怕要令人费解一些。这位“无时不刻利用任何机会逛墓地”的女艺术家将1249朵黑陶、大理石、花岗岩和石板瓦制成的花瓣平铺在黑色的地上,其排列方式和彼此空间正如墓穴一般。“静止的生命”令人联想到繁花簇锦却娇弱不堪的花园,生命的轮回和自然的稍纵即逝。四叶形的花瓣如同十字架,具有宗教隐喻,同时也似指南针,暗示着力量、伦理和历史。刚刚看过维诺克的白色世界,转而进入怀斯特的一片幽暗中,思维在强烈的对比之下不禁急速震荡。一个是开门见山气势夺人,一个是温婉细腻,看似波澜不惊,却有一股更令人震撼的暗流,荡漾着彭湃的激情。

      作为这场展览中最年轻的艺术家,瑞斯卡在材料和技术上挑战最为大胆。她曾经做过一堵极其薄的墙,以至于外墙和内墙几乎重叠。虽然瑞斯卡在赫尔辛基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时选择了陶瓷,但她很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满足于摆弄些传统的小玩意儿。粘土是她最喜欢也是最常用的材料,在她手里,粘土成为文化。和两位前辈一样,瑞斯卡从大自然中汲取灵感,关注历史,思考未来,在时间和空间的长河中游走。她所搭建的一堵堵墙、一座座塔,并非阻挡去路,而是探寻墙后面通向未来的出路。

      三种声音,一个呼吁,都是为了我们共同的家园。

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