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1年10月28日

青鸟传奇

       夜来了,怕黑的心就慢慢沉了下去。

       满街都是浮华艳丽的霓虹,杯光箸影的浪笑。

       不要,不要。心太老,心太弱,受不了。

       小街拐角,好似聊斋中一夜生起的楼阁,幽幽的光,静静地等。

      来呀。来了来了。

      纱一般的竹帘,窗外竟是竹林。抚一抚藤沙发的靠,凉意就从指尖传了上来。端过一杯茶,就对那茶杯发了呆。暗色的陶,不知在谁人手里告别了前世。是我呀,还记得吗?

      长吁一声,抬头见青花瓷在对面,光艳照人,美得眼晕。疾步走上前,却是那丝丝线线密密缠绕的温柔的苏绣!
画中的仙女,何时才能下凡呢?

      空空的笼子在横梁上悠荡,轻吟着的House Music时不时有“咿咿--呀呀--”的人声伴唱,拖
长了的音似那刚过的飞痕,如昆曲般的妖娆。

     那江南的旧梦啊……

青珑工坊 Lapis Lazuli   上海市东平路9号

城市画报 2001/10

2001年10月24日

我爱莎莎

      莎莎是衡山路上出道最早的美人。

      后来这一路上跟风的小美女们都没成什么大气。如今莎莎老了,风韵犹存。老客人还是喜欢捧她的场。

      曾经是老蒋和美玲新婚时的“爱庐”呢,也算经历了沧桑岁月。落到英国老板手里后,倒是又逢“第二春”了,怎么打扮也不过分。

      去莎莎最随便了,可不要被她灯光大作的架式吓着。进门就是“啤酒朋友”相聚的吧,人声鼎沸,当年老蒋高朋满座时也不过如此罢。花园烧烤也文雅不到那儿去,只听得“咝咝”的烤肉声,吃得满嘴是油,喝得满脸通红都藏在了夜色里。

     上了小阁楼就象进了闺房。扬起了JAZZ;红酒,雪茄拿出来了;壁炉的火点起来了。往事?不用聊了,就这么陪着,尽在不言中。

     这里终究还是男人多。

     大家都爱莎莎。

Sasha's  上海市东平路9号11号楼

 城市画报 2001/10

2001年10月15日

加里福尼亚太极拳

      茂名路失宠后,人群就涌向了 California Club。好在路口都有个LAWSON,是跳舞族们深夜的“加油站”。

      过了午夜,就休想再挤进去,只能拿一杯酒在隔壁BACI的吧台边靠着。有人钻出来透气,一股热浪在门开关瞬间从那红色的洞穴中也钻了出来,脚底还能感受到一两个蹦出来的节拍。想得通的就到门外的公园里去了,伴着不齐全的音乐在花坛边扭啊扭,抬头偶尔还能看见月亮。

      加里福尼亚的红色光芒更象吸血鬼的精灵,当太阳出来,它的光芒也就随之消隐。如果一不小心在门口的台阶上睡着了,会被某个慈祥的老伯伯拍醒,问要不要加入他们的行列练太极。

     你的脸色一定很恐怖。

California Club  皋兰路2号 复兴公园内

 城市画报 20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