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1年12月26日

这个夜晚,这本杂志,这场Party

      新天地,ARK酒吧门口。我被神情严肃的中等美女拦住去路。从来不用请柬,常常领着N个朋友直奔大小派对的 Party Animal,居然不得不打电话让里面的“托儿”出来接应,我有点不爽。

      一进门,感觉还真有点不一样。第一,中国帅哥奇多,通常抢尽风头的蓝眼睛金头发一个也没见到;第二,人群平均年龄呈“低龄化”趋势,满眼望去都是年轻的“twenty-something”;第三,没有免费红酒供应,围着舞池的人虽然摩肩接踵,却都安安静静冷眼瞪着少数 舞者。

      《城市画报》果然品位不凡的啊,我只好随便抓了一杯什么,却扭了半天脖子,又没找到一个熟人。“外地人办的派对嘛!”扬帆安慰我恐怖的心情。好在可爱的李艾上场了,跟着一个有点象任达华的男生,两人疯颠颠地打情骂俏。

       接下去的情节就象是公司白领的青年联谊会了。做游戏,表演节目,领导讲话,抽奖。。。。。。人群越来越活跃。邓达智的fashion show最压场,大家挤来挤去,伸长了脖子看。美女造型酷酷的
,如《城市画报》的风格;冷冷的,似《城市画报》对上海的理解--“冷上海”。李迪生上台说,这是中国最“小资”的媒体在最“小资”的城市办的派对!其实李老板应该知道上海更多的是“老克拉”,《城市画报》到了上海人嘴里也就成了“蛮克拉格嘛”!(克拉,上海话--英文class的音读,广泛用于道行颇深,善于交际应酬的人和上品位档次的东西。)

      于是这个周末,“小克拉”们就聚集在一起,“孵”一个外地人领头组织的派对。人头攒攒,热气腾腾。主持人上蹿下跳,满头大汗;美女们香汗淋漓,作晕倒状。吕燕的突然出现如下了一针兴奋剂,令全场又骚动了一阵。“就是伊啊!身材老好格嘛!面孔怪来!”上海小姐酸溜溜。

      不管怎么说,这期的 “百万富翁”上海考卷总算能博上海人会心一笑。我在灌下了两杯柳橙汁之后,也开始头昏昏,心慌慌。台上在开大奖了,刚才好像没扔名片进去,来不及了。

      那本《城市画报》跟着我去了另一个酒吧,经过一桌人的传阅,在烟雾,烛光和TECHO里,不知所终……

 城市画报 2001/12

2001年12月25日

音乐盒

      音乐盒是有钱人家小女孩的玩物。叮叮咚咚的,全是些甜得发腻的调子。

      这个音乐盒不太一样。乐队很年轻,也很大胆,即兴地表演着有时候流行,有时候经典的音符。那晚去的时候,人不多,COCO(不是那个COCO LEE!)正好在,在下面听着听着就上台和乐队玩
了起来。

      演绎JAZZ的音乐盒原来也可以这样协调。

      那里没有茶,没有热饮。常常有整瓶的ABSOLUTE空在桌上。

      音乐够劲,就要喝个痛快。

M Box  淮海中路1325号 百富勤广场3楼

城市画报 2001/12

2001年12月10日

杜公馆

      当年的杜公馆(杜月笙宅邸)早就成了东湖宾馆,如今花园里建于1921年的法式建筑又开放出来,门口挂了牌“大公馆”。(注:上海话“大”,“杜”同音)

      说是酒吧,其实更象是进了老上海大户人家的客厅。服务员不是很老道,却都十分年轻,有一张羞涩的表情。端了酒从走廊穿过来,小心翼翼的。当年杜公馆里的小妹阿弟大概也就这个模样吧。

      这栋7号楼里不仅有中餐厅,也有西餐厅,到了周末还有烧烤大餐(大人80,小孩40),吃完饭要找酒吧的话,挪两步就行了。到底是大户人家,一应俱全。

7号俱乐部 东湖路7号 东湖宾馆7号楼

城市画报 20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