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5年06月06日

美国人在芬兰(二)

    正看着由《华盛顿邮报》两位记者写的BLOG“芬兰日记” http://blogs.washingtonpost.com/finlanddiary),担任《华盛顿邮报》网络版执行主编的朋友就来信问我对“芬兰日记”的看法。“很有启发,”我对她说,“因为我也正好在写一个关于芬兰的专栏,看看别人怎么写很有帮助。”我同时也不客气地向她指出,两位作者对芬兰的了解明显还是“蜻蜓点水”。就冲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夸奖一切的劲头,便明白是距离造成的美感。

    在芬兰住了两年多的美国IT工程师菲尔就不那么天真了。打开他的BLOG“芬兰思考――美国和芬兰的政治、时政和文化”(http://www.finlandforthought.net ),可以读到他时不时对美国政府的抨击和芬兰政治家们的嘲讽。和“芬兰日记”相比,菲尔的感同身受更加真实,而非观光客般地大呼小叫,他对邮报的两位老乡显然也有不少意见,不断指出他们报道中的偏颇之处。

    菲尔当然不是第一个,更不是唯一一个喜欢芬兰的美国人,他的文笔也非上乘,“芬兰思考”至多不过是个个人抒怀的网上空间,其“思考”因为作者有限的空闲也比较肤浅,应该说“随想”更为贴切。然而他还是集中涉及了不少对芬兰和美国的时政讨论,在对芬兰社会现象和新闻事件的分析上,也不乏自己独特的见解,甚至有时还带有芬兰式的幽默。

    很多芬兰人和其他欧洲人一样,对美国人持有某种偏见,认为老美头脑简单,要是有哪个芬兰人说一口带美国口音的英语,一定会遭到嘲笑,尽管芬兰口音的英语在我看来实在是硬梆梆地令人头皮发麻。然而这并不代表芬兰人不关心美国,去年美国大选之时,赫尔辛基街头突然出现好多布什和克里的巨幅滚动广告牌,搞得我以为自己芬兰语学昏了,出现幻觉。后来才知道是一个广告公司出的主意,以此吸引众人眼球罢了,同时还鼓励人们上其公司网站,正儿八经地进行投票。结果证明,如果克里在芬兰,他就当上总统了。

    回到邮报的两位前辈,他们之所以那么欢欣鼓舞地享受着芬兰美丽的初夏,证明他们所到之处,一定是受到了善良纯朴的芬兰人民友好热情的接待。以至于身处摇滚音乐会,他们居然体会不到年轻人酗酒这个日见严重的社会问题;而暂居在赫尔辛基的黄金地段,他们也居然声称物价合理。最让我想不通的,是他们大言不惭地宣称芬兰人吃得又健康又美味!这可是我头一回听人称赞芬兰菜,恐怕连芬兰人自己都要受宠若惊了,而两位恐怕不知道,昂贵的蔬菜水果则正是产生肥胖这个芬兰人健康杀手的原因之一啊。

第一财经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