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13年02月04日

晾碗柜、桑拿和自来水

    说起芬兰的发明和设计,如果你掏出诺基亚,那你就只是个普通消费者;如果你打开LINUX,那你是个极客;如果你抽出书架上阿尔瓦·阿尔托(AlvarAalto)的建筑集锦,那你应该算是个文青;如果你亮出玛丽美歌的花布裙,那你是个时尚中人;如果你点开手机里的“愤怒小鸟”,那你可能只有六岁。

    但如果你能抱出一只似河马非河马的大白家伙,并且还能叫上一声“姆明”(Moomin),那你作为一个“芬兰迷”,正从初级往中级阶段过渡。事实上,很多人对芬兰设计的概念,都停留在有形物上。作为北欧极少主义和功能主义设计流派的重要代表之一,芬兰的许多家具,建筑和家居用品设计在世界范围内有相当的曝光度和知名度。直到“愤怒的小鸟”横空出世,人们才意识到原来芬兰人也擅长虚拟世界,但稍了解数据空间的人,很快会联想到LINUX,也就不足为奇。而姆明这个早在一九四零年代由作家兼插画家托芙·杨森(Tove Jansson)创造的可爱动画人物,一直是几代芬兰孩子们的最爱。在还没有电脑游戏的年代,姆明的故事极富想象和奇异色彩。说她是一种文化设计产品完全契合,而半个多世纪以来,以姆明为主题的各种衍生产品越卖越火,生命力相当强盛。小鸟们能否如此长寿倒是无法预测的,因为人类自从开始数码生活,对时间长度的感知能力越来越弱,一切都在分秒间变幻莫测,而迎合数码生活的设计产品,也是以秒计算。两三年前的一款游戏,恐怕已可称为古董了。

    当你开始慢慢看够芬兰的有形设计品,把目光转向日常生活,甚至社会基础设施和福利的时候,你才算跨过了芬兰设计的入门级。芬兰人有很多引以为豪的社会创新设计,全民医疗福利和基础教育应该算最强的两项了。在芬兰人自己自己总结出来的一百个社会创新中,桑拿大概是最有名的了。当年芬兰人发明它的时候,可没想到过现代桑拿会所具有的各种娱乐功能。就像印度人发明瑜伽,桑拿于芬兰人来说,也是一种身心理疗。无论是排解压力,还是冥想沉思,芬兰人都喜欢在桑拿房的蒸汽中进行。诸如此类以提高生活质量、建设福祉为出发点的生活设计有很多,一九四零年代由一位名叫麦钰·格博哈德(Maiju Gebhard)老师为芬兰高效工作协会研发推广的晾碗橱柜就是另一个典型例子。这个橱柜的构造相当简单,就是在厨房洗碗槽上方的橱柜中安放可晾干杯盘碗碟的架子,并且将橱底也换成晾干架,这样流下来的少量水正好可滴入下方的洗碗槽。而把橱门一关,和旁边的橱柜融为一体,一点儿不妨碍美观性。这是一个典型的根据功能设计外形的典范,并且是由一个有经验的家庭主妇想出来的,完全符合实用性。它的设计理念不仅不过时,而且更具前瞻性;没有油、电,甚至电池等任何能源,晾碗橱柜是可延续生活方式中一个不得忽视的代表。

    被誉为“千湖之国”的芬兰,其实有二十万个大大小小的湖泊。半个世纪前,芬兰就开始治理污染水域,并且成功清理完毕。目前芬兰在水处理方面的研发居世界领先,芬兰国内的自来水可直接饮用,味道甘美,多次在各种盲品评比中打败商业瓶装矿泉水。所以,当你在芬兰的公共厕所,拧开水龙头,给你的水壶灌水的时候,就已经在享用芬兰出色的水设计了,只不过这些工业设计都隐藏在后,其重要性不被轻易意识到。

    芬兰官方宣传网站最近选出十二个芬兰创新设计,以上这些均榜上有名。要从历年来的众多设计中选出十二个绝非易事,但其评判标准专门针对幸福小康生活而言——要从生理上,心理上和精神上都给日常生活带来便捷和乐趣。这听上去一点儿也不高深复杂,可是越简单的道理和事儿,有时候偏偏越难做到。

原文刊登于《经济观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