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13年10月22日

芬兰人的福利:妈妈宝盒

    和瑞典、挪威,以及丹麦这三个北欧兄弟邻国不同,芬兰没有皇室;但这并不影响芬兰在某些皇室新闻中抢占风头。比如,英国王妃凯特生子,芬兰政府送了一只大纸盒,成为最瞩目的贺礼之一。

    这只被芬兰人成为“妈妈宝盒”的大纸盒,是芬兰社会福利部门免费赠送给在芬兰的每位准妈妈的大礼包。里面装有新生儿所需的若干衣物,尤其是御寒套装;另有尿布,洗漱和床上用品等一些小工具,甚至还有给爸妈的避孕套,以提醒新父母们先忙乎小生命为重,暂时别再添乱。最特别的,是一张海绵小床垫,垫在大纸盒中,正好给宝宝当人生中的第一张床。

    其实,芬兰宝宝们睡纸盒已经睡了有75个年头了。自1938年起,芬兰政府就开始发放“妈妈宝盒”,开始只是针对低收入家庭,但自1949年开始,向全芬兰每位妈妈和宝宝开放。不论贫富贵贱,人生都从这只纸盒开始,体现了芬兰的平等社会精神。

    由于准妈妈们必须去社会福利部门登记才能获得“宝盒”,她们和宝宝们也就顺势被纳入社保系统。在领取“宝盒”的同时,准妈妈们有义务必须在市立产检诊所进行产前和产后检查,也就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孩子们的健康成长。

    就在今年五月的母亲节前夕,芬兰被国际独立组织“救助儿童会”评为世界上最适合当妈妈的国家,也就是说芬兰妈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妈。这项评比以收入、教育、女性政治权益和母子(女)存活率这五项作为关键衡量指标,北欧国家多居榜首。在本次评比的176个国家中,美国和中国分别居第3068位,刚果列末位。

    早在一九三零年代,芬兰还是个穷国,当时的婴儿死亡率还比较高,每一千个新生儿中有六十五个死亡。但在随后的几十年间,该比例大大降低,这和社会健保制度的提高息息相关;尤其是一九六零年代后芬兰实行全民健保体制和医院诊所网络。不仅是芬兰籍的准妈妈,持有芬兰居留证的外籍准妈妈,都可在全芬兰的公立诊所和医院享受免费的产前和产后检查。整个生产过程从医护人员、医疗设施到药品,统统免费。家庭病房收费也相当合理,如同普通旅馆价格,还包括全天餐饮。

    芬兰对下一代成长的重视,从妈妈肚子里就开始,一直延续到18岁成人。除了免费的医疗,还有高质量的免费教育。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和娱乐等服务,都对孩童和青少年有很多的照顾和优惠。在芬兰当妈妈的确是比较轻松和省心的,她们不必为了孩子的健康、教育和安全问题过于焦虑,因为政府和社会为此提供了相当完善的服务和宜人的环境。而作为妈妈本人,亦有着堪称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和福利保障。

    这只有着半个多世纪历史的传统纸盒,乘着去年赫尔辛基轮值“世界设计之都”之际,首次投入设计概念,进行了新包装。纸盒中的衣物仍然遵循传统,以中性色彩为主,却比以往增添了更鲜亮的颜色,并使用了环保回收原料;一些小细节有所改进,更适合婴孩;盒子上的图案为一棵生命树,而衣物上的小动物则首次出现了一些芬兰没有的动物,比如大象,老虎和熊猫,似乎也反映了芬兰作为一个非移民国家,其人口分布也开始逐渐走向多种族化。尤其是以目前的低出生率和人口老龄化趋势来看,芬兰的确需要更多的外来人口来添丁。

 

    “妈妈宝盒”在英国掀起了一阵热议,各大媒体争相报道这件来自芬兰的特殊礼物,将其中物件纷纷晒出来。白金汉宫发言人表示这件礼物考虑周全,善解人意,一定会让王子和王妃倍感兴趣。而芬兰人也很是激动,小王子一出生,就有芬兰媒体画了一张漫画,描绘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围着纸盒里小宝宝逗乐,装饰豪华的皇家气派小床却闲置一旁。此景是否属实,当然无从考证,但芬兰人真心相信,睡纸盒的宝宝会健康成长;就像他们每天都要推着宝宝出门散步睡觉,哪怕是零下十五度,雨雪交加。

    原文刊登于英国《金融时报》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