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10年03月31日

夏威夷掠影

     当我踩着微曦中的薄雪,登上开往机场的出租车时,还不知道自己就此将错过一段历史。一周后回到家,一场一百多年来最大的暴雪已经将前院的小松树彻底压垮;恪守职责的邮递员留下一排蜿蜒的脚印,正好供我一路踩到大门口,省了点儿脚力 。而当我的邻居们被几场惊心动魄的大雪困在家中啃干粮的时候,我正在夏威夷的海滩上享受着阳光。事实上拜大雪所赐,我还因为航班取消而多吹了一天海风。

      在计划行程的时候,周遭朋友的意见就蜂拥而至,这个岛那个岛的,唯独没人推荐欧胡岛(O'ahu)。可对于从未去过夏威夷的我来说,怎能不拜会由华人先辈赐了美名的檀香山(Honolulu,也称火奴鲁鲁)呢?对于痴迷于政治历史的先生来说,怎又可能错过珍珠港的参观呢?至于举世闻名的瓦吉吉(Waikiki)海滩,我们倒是怕的。名气越大的海滩,越是“肉浪翻滚”,如同泰国的芭堤雅;拖家带口想放松清静的,都不会去凑这份热闹。后来实地考察,果然证实了这一猜想,与其说是看海,不如说是在看肉,而且还得看紧自家钱包;沙滩上看起来风平浪静,慵懒休闲,但蠢蠢欲动的暗涌不安分着呢。其实,根据我的观察,真正钱包鼓鼓的主儿都不在这公共沙滩上躺着,而是在沙滩对面的名品免税店里晃着。更有趣的是,这两拨人仅凭肤色便可分得清清楚楚——金发碧眼的白皮肤都在晒太阳,黑发黑眼的黄皮肤都在买东西。其中以日本游客为最,但说普通话的中国人绝对有后来居上的赶超之势。

     欧胡岛的气候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的了,终年温度都在20至30摄氏度之间,并无寻常热带地域的那种潮湿。早晚清凉,海风爽爽,甚为宜人。岛屿四面环海,间或有山,正是依山傍水的灵性之处。我们选择了距离檀香山市区半个小时车程的一个度假村为据点,主要是看中了度假村完善的设施和清闲的沙滩,价钱比市中心的瓦吉吉海滩要便宜得多,可大海不还是那个大海吗?落日也还是那个落日!更大的惊喜,是偶尔发现大堂有位女管理员惊为天人,一打听,原来曾是夏威夷小姐!我们是饱了眼福,但夏威夷小姐居然只混了个度假村的大堂管理员?这个疑惑直到我们离开也未能消解。

     夏威夷人算是波利尼西亚人。除了原住民,早在公元前一千年时,就有大溪地人划着船来安营扎寨了。后来由于种植业的需要,不断有来自中国、日本和菲律宾的移民迁往这个岛国。美国收编夏威夷后,白人居民不断增加,所以说夏威夷是个种族大熔炉亦不为过。就拿那位管理员小姐来说吧,肤色似亚非拉,眉眼轮廓却有西欧人的影子。我很难辨别任何一个夏威夷人的来源,因为他们每一个人几乎都被“混了又混”,说不清楚更像谁。原住民在目前的夏威夷人口分布中排在菲裔和日裔之下,而其他种族如德裔、华裔、意大利裔、爱尔兰裔、韩裔等各占不一。难怪前阵子搞过被捕闹剧的那个哈佛非裔教授盖兹在接受最新采访时说,希望在将来的美国,人人都长得像波利尼西亚人。可不是嘛,若是在这样一个“混杂”的环境中,要搞种族歧视还真是挺难下手的。

     虽然曾几次被误认为日本人,但一走进檀香山市区中心的唐人街,我这张汉人的脸,还是在亚洲各国同胞中凸显出来了。这里虽不比纽约唐人街的繁华熙攘,却也看得出历史悠久。杂货铺接二连三,农贸市场和小商品市场人头攒动,这种阿姨大婶拎着菜篮买菜的场景,我就是在上海都少有见到了。像我所去过的所有的唐人街,街头飘扬的是铿锵的粤语,骑楼的窗玻璃肮脏破旧;如果哪个导演要到这里来拍半个多世纪前的中国故事,不需要做任何场景布置。在吃了一顿广东点心和越南米粉之后,我给米粉打了最高分,然后在一家小铺子激动地买下了一只用来舞狮的硕大狮子头,完全不顾要拎着它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回东部这茬儿。

     随后几天的“血拼”中,我不断购入泰国、印尼,甚至斐济的小玩意儿,我几乎以为自己在东南亚旅游,而忘了是在美国。只有沿着高速公路开回郊区时,路旁那些HomeDepot、Target和Costco连锁店的大招牌才会猛然提醒我,夏威夷仍是美国的第50个州。于是我们怀着极大的热情,预定了并不便宜的夏威夷Luau大餐。烤乳猪、草裙舞,这些久闻大名的夏威夷特色不是夏威夷旅游的重头戏吗?然而,被商业化了的Luau,在我看来,显然已经失去了真正的夏威夷精神。大餐质量如同廉价自助餐,连最重要的那盘猪肉,也并非来自宴会上那头猪;文艺表演则如同大棚演出,倒是匹配那盘中不敢恭维的食物,令人难以消解。

     但这些人为的恶劣行径,仍然无法抵消夏威夷的美景。至少在旅游者比较少的地区,你还是能充分享受真正的夏威夷生活方式,也就是优哉游哉地享受大自然的赐予,而不是紧赶慢赶地跑景点。人们所熟知的夏威夷招呼“Aloha”,既可以用来表示“你好”、“再见”,也可以代替“我爱你”和“欢迎”。据说所谓的“Aloha精神”,就是在朋友爱人间传递祝福,分享生命能量。

     当我在欧胡岛北岸为吃一口著名的元祖刨冰而排大队时,当我开过檀香山市区,看到街头推着全副家当的无家可归者和弹着吉他的老嬉皮时,当我从陪妈妈看店铺的六岁女孩手中接过货袋时,我一直在想,到底怎样来诠释“Aloha精神”?奥巴马身上是否真的具有他的支持者们所标榜的这种精神? 短短一周的旅程,自然无法有这样深层次的感悟,但愿有机会重返这片岛土,能更亲近她的文化和居民们。

     夏威夷,Aloha!

      原文刊登于《金融时报》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