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3年05月17日

北京SARS随笔

      从三里屯到后海,一路飞驰不带咯楞,五分钟停车熄火。

      这就是SARS时期的北京交通状况,不由得你连声喊爽。虽说沸沸扬扬的谣言搞得太平洋百货和东方广场人影寥寥,而邻近郊县的村民骑着小板凳在村口“自卫反击”,在家憋了多日的年轻人们早就摩拳擦掌蠢蠢欲动,开始拿起电话呼朋唤友了。

      从来没有如此从心底里感恩大自然的赐予。香山、大觉寺、颐和园、北海……,头一回在享受春暖花开的同时不用忍受攒攒人头。而气势恢宏的故宫,从未有过如此开阔的场面,站在宫殿前一望,还真有点帝王将相的感觉。就冲这个,进山门前那一大堆消毒、量体温等等繁琐手续也认了。也从来没有如此快乐地SHOPPING过,若大的商场如同高级专卖店,同一个款式每一个颜色都试穿,小姐依旧笑眯眯,付钱再不用排队,外加各式各样的让利促销。

      躲在家里看DVD迅速从时髦降为老土。胆子大的不仅开始下厨招待宾朋,以显示自SARS爆发短短几日速成的厨艺,更开始了四方大战,美其名曰“卫生麻将”。

      上班的仍然上班,应酬的还要应酬。不同的是能走路就走路,平时懒得出奇的也愿意爬楼梯了。最“顶级”的例子是一个朋友的朋友,为防SARS,立马买下自动档捷达车,好赶快学会开车上班。真该给这位仁兄瞅一眼交通失事死亡率和SARS死亡率之对比。室外的座位也更受欢迎了,宁可坐在外面边吃灰边吃菜,也不往窗明几净的包厢里钻。

      把超市粮油抢购一空这样的行为毕竟还是阿姨大婶们的。小两口也就是厚着脸皮到爸妈家蹭几顿,马上就开始惦记“三个贵州人”或者水煮鱼什么的了。实在馋不过又心有余悸的,就开始组织野餐、烧烤之类的自助餐饮行动,最佳选择莫过于郊区的高尔夫俱乐部或者马场,连吃带玩,又可保持一定距离,空气绝对流通。

      位于机场路南侧大山子地区的798厂,因为被艺术家工作室、酒吧画廊、文化公司等占领,成为京城最闹猛的一个蒲点。“再造798”艺术活动举办当日,人潮汹涌,川流不息,被媒体评为开年以来北京艺术界最火热之盛事。

      令人惊讶的是,除了参与“非典型爱情与肺炎无关”行为艺术的美院学生一片雪白地全副武装,艺术青年们个个衣着光鲜、脸上光光。所以倒不如说,该活动是北京SARS时期人气最旺、胆子最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绝无仅有的一场大派对。

     上海一周 20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