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2年07月06日

欧洲看世界杯

      我们驱车在普罗旺斯的乡间小路上,沿途的中世纪风格小镇漂亮得令人难以置信。然而老莫却无心一瞥,他一边疯狂地赶超前面的车辆,一边提醒我注意路标,“我们一定要在中午前找到那该死的圣约内,要不然就赶不上第一场球赛了!”

      圣约内是法国南部靠近尼斯的一个山间小村落,和法国的许多其他小镇一样,这里盛产葡萄酒。当我们终于根据长达一张A4纸的指示,拐入朋友租的别墅时,开幕式已经开始了。老莫和铁龙像两个中学生一样吵闹着要去村里的酒吧看球赛,理由很充分--要和法国人民一起为法国队加油。于是他们嗖地就窜了出去,留下一屋子女人,一对双胞胎婴儿和两位七十岁的印度老人。

      拉什是哈佛的退休地理教授,他对足球的了解几乎和我一样无知。于是在塞内刚进了一球之后,我也悄悄溜出了大门。找到老莫和铁龙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巴掌大的小村子就一个带电视的酒吧。他们和几个刻着纹身的年轻村民正打得火热,而当上届冠军队终于输给塞内刚时,那几个帅气的普罗旺斯农民虽然有些失望,却潇洒地耸耸肩,什么也没说,平静地离开了酒吧。倒是老莫和铁龙这一个来自北欧,一个来自英国的半大小子大呼小叫地瞎起劲。

      足球在很多时候可以是男人们的一个借口,即使在如世外桃源般的法国南部乡村也印证了这一点。当我在圣保罗村流连忘返于米罗,马蒂斯,毕加索等大师的足迹之时,这两个人还是一头钻进“体育酒吧”,为享受“世界杯的氛围”。可是一样有卫星电视,住所的沙发上是绝对留不住他们的,因为没有一杯又一杯的生啤。

      我们的旅程安排得还真有趣,当我们一离开法国,开往意大利,老莫第一个反应便是第二天他又可以和意大利人民站在一起观看意大利队的第一场球赛了。于是看着地图算时间,佛罗伦萨就成了我们理想的第一个停靠站。

       这当然不是一次“世界杯之旅”,要不然我们现在就不会在欧洲了。可是观看世界杯还是成了老莫旅程中一个重要的项目。好笑的是,当完全足球盲的我试图问他一些球星的名字时,他居然一无所知,同时也有些恼羞成怒,“我说过了我不是球迷!但是世界杯这么大的事我不想错过!”

      我不得不承认佛罗伦萨已经被旅游者们给毁了,(我也算是其中之一吧),再加上我们唯一的相机离奇失灵,连我都失去了在古城逗留的兴趣,和老莫一起一条街一条街地找电视。幸运的我们在开赛前五分钟终于找到了一家小咖啡馆在放实况转播,因为很快那个小咖啡馆就挤满了乘午休溜出来的男女老少,连站稳脚跟的空地都没有。可怜近视的我实在难以看清挂在墙角的那台小电视,不过意大利人的热情欢呼还是能让我明白谁进了球。

       这终于也解开了我一个早晨的疑惑——好多商店都关着门,大街上空空荡荡。晚上看意大利台的新闻,果然,很多人都在看球赛,连学校的教室里也组织集体观看。

       老莫对于这种氛围自然是十分满意的。他故作体贴地主动和我商量明天应该找个什么样的地儿看中国队历史性的首场比赛最合适,一研究时间表,答案是饭店的床上,而且还千万不能忘了上闹钟。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2/07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