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2年09月13日

海上花重开

      海上花开开停停,实属事出有因。写了几期就被编辑指责卖友求荣,曝露朋友隐私,专栏名干脆改叫“绝对隐私”算了。我也担心周围不再有人找我倾诉衷肠,战战兢兢地罢了手。

      其实“海上花”这个名字也是从一女友处盗来。她是个陶艺家,偏爱青花,从工作多年的北京搬回老家上海后,一直叨咕着要重新开个工作室--其实最关键的也就是搞个窑。她天天唠叨,最后被我们笑为急着要开“窑子”的“窑姐”。正好那时候有一帮老男人老女人艺术家搞了个所谓的“申窑”,还天天在报上宣传,她一气之下便宣称,她要开的“窑子”才是正宗的,叫“海上窑”,至于烧出来的青花,自然就是“海上花”了。

      可是她大小姐满世界乱跑地做展览,“海上窑”迟迟不开张,我也就夺了她的“海上花”,告诉她有朝一日“窑子”落成,改叫“海上青花”吧。

      这样的来龙去脉说出来,想必编辑不再会说这个名字风尘了吧?不过把它写成中国的青花瓷艺术史,我也没有这个本事,自然而然地,也就落到了周围这帮“欲望男女”的情事上了。隐私这个事,一说出来,也就不成为隐私了。有些人一本正经地半夜里打电话跟你说上两小时,临了关照,“千万别说出去哦”。搞得我自我感觉特好地睡去。第二天起来,发现满世界人都被如此关照过了,自己并不是唯一的“闺中密友”。这样的人,我把他的光荣事迹写出来也没什么,无非就是少关照了读者那一句话而已。

      何况我还是手下留情,更在编辑的提醒下做些“技术处理”。我有个颇有名气的作家朋友,一度在海外华文报纸写每日一篇,价格不菲的专栏。贪玩的她一到交稿时辰不得不坐在电脑前挖空心思地憋,恨不得中午吃了什么菜都要汇报一遍。而周围的朋友无一例外被她编排了进去,连名带姓地大曝光。

      反正八卦人人爱听,隐私人人要看。不得不第二次提到我并不喜欢甚至觉得幼稚的〔欲望城市〕,(这也要怪编辑,昨天拿到报纸,居然发现也赶时髦地讨论了一大版)大部分人看是为了过过一窥美女私生活的瘾;有些人看是为了给自己的生活对号入坐,反过来说,也就算是自己倾诉过了。我的一个女朋友却拿来当教材看,因为她本人太内向,说是要学习学习那些三八婆的三八样,好早日拐个如意郎君。(误人子弟啊!)最过分的是我的一对美国朋友,夫妻双双身为严肃媒体的资深记者,居然在泰国度假时,晚上窝在旅馆房间里看剧集!看电视还不够,他们还找来书看!

      天哪!!!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2/09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