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6年07月21日

马桶的情趣

     几年前,香港建筑师张智强给我看他的一个设计案例。他把自家“鸽子笼”公寓楼里的小单元彻头彻尾改造成了一个studio式的居住空间。在这种螺丝壳里做道场,最关键的当然是一物多用,比如白天是沙发,晚上拉出来就是床。然而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把洗手间的墙打掉了,马桶堂而皇之地公开亮相,好像不过是一把特殊的椅子。我也曾去过棉棉以前租住的一个公寓,装修设计师把一个老式浴缸放到了客厅当中,尽管这种安排并非因为地方不够大。两相对比,都是把“私活”给“公干”了,我还是比较能接受看女人躺着洗澡,胜过男人站着撒尿。

马桶的文明

     设计师为了满足视觉效果,有时候会牺牲一点实用性,或者强迫用户接受某种新的生活习惯。只要不太离谱,像我这种好奇心比较强的人还是会欣欣然尝试这种“美丽的错误”。不过对于张智强的那个马桶,我始终没有机会追问他,就算他那个studio是纯粹为了自己看电影设计的私密空间,来的人也是很亲密的朋友;就算马桶旁边有那么一点矮矮的阻隔,他又是如何解决“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不雅之音和“余味绕梁”的不爽之感呢?

     头一回去日本,最令我感叹的是他们的公共厕所。洗屁股吹屁股的马桶就不说了,最绝的是那小小的音响设备,进去后按一下,就传来林间小鸟啾啾或小溪流水潺潺,声音既不大得令人烦燥,又恰到好处地遮掩了尴尬。这样体贴的设计,大概只有注重细节的日本人想得出来,我也并不觉得这有什么虚伪,虽说这本是人类饿了要吃饭一般自然的事情,但我们早就不生活在原始社会了,适当的文明礼貌可以让大家都舒服一点。

和马桶有关的设计

     所以,也难怪商人们在出恭这件事情上绞尽脑汁,就是为了让一部分人更舒服一些。前一阵子,意大利一个著名纸品公司开始制造黑色的卷筒卫生纸,两欧元一卷,正在网上试销,居然获得不少夜总会和餐厅老板的青睐,觉得可以给他们原本就很酷的设计增光添彩。凭心而论,和印有LV标志的卫生纸相比,这黑色擦屁股纸还算有点艺术性的,要不是太贵,说不定我也会移动鼠标定上几卷,因为我们家厕所正好是黑白红色系的,与之搭调得很。而意大利老板放话说,他们的下一个大胆色彩将是鲜红色,好像又是专门为我们家配备似的,弄得我为这一不小心赶的时髦很不好意思。

     设计师们在马桶周围花的功夫就更不少了。瑞典女设计师莫妮卡·福斯特(Monica Forster)曾经设计过一个散发荧光的马桶圈,令我心仪不已。这简直是半夜摸黑上厕所,又不愿开灯刺了眼睛搅了睡意之人群的福音嘛!另一个瑞典男设计师亚力山大·拉维克(Alexander Lervik)的Bright Handle与其说是“光亮把手”,不如说是“聪明把手”,虽说他是为各种门如酒店房间门、夜总会包房门设计的,而我觉得用作厕所门最恰当。远远地就可以通过把手散发的光泽来判断里面是否有人,红色禁行,绿色可长驱直入。家里的厕所往往从外面看是分辨不出里面是否满员的,即使锁上后在把手下有个小小的红色标志,像我爸这样眼神不好的,得可怜巴巴地弯下腰来凑近了才看得清。而不由分说转动把手,听里面的人急叫一声“有人呢!”更是常有的事。挂个牌子吧,又好像太做作,谁真会在家里规规矩矩地翻来翻去呢?这样一个用光来解决的门把手,不过是电源和透明塑料的小把戏,却带来不少方便,也增添了上厕所的情趣。

     诸如此类令人心情愉快、有助于新陈代谢的“马桶艺术”,我都是很认同的。至于那价值几十万的金马桶,我无话可说。有人真愿意以这种方式体现“黄金万两”的价值,似乎也是个人选择。不过我倒是建议他像张智强学习,别把金马桶窝在小厕所的墙后,怎么着也得请进客厅,登堂入室,才不辜负了这一片金碧辉煌。

 

FTChinese.com 生活时尚

2006年07月14日

斯德哥尔摩设计之旅

     瑞典和芬兰这两个总在相互较劲儿的国家,对于设计这件事情,自然也要一争高下。政府极力支持的设计工业,对于这两个国家来说,的确是不可小看的经济原动力。如果你一时分辨不出谁是瑞典人,谁是芬兰人,因为他们长得差不多,说的话也一样怪,那就看看他们手里拿的手机是诺基亚还是爱立信,立马一清二楚了。

斯德哥尔摩:老城新店相辉映

     下了游轮,坐上地铁,就可直接把你带到斯德哥尔摩的中心地带。斯德哥尔摩明显要比赫尔辛基大得多,热闹得多,更像个国际大都市的感觉,但仔细一看,似乎更漂亮的斯德哥尔摩在现代建筑风格上却未见得比得了小小的赫尔辛基。当然这并不影响你肆意游荡“老城区”(Gamla Stan)的愉快心情,尽管充斥了旅游纪念品商店的小街巷或许让你想起上海城隍庙。Bla Station (www.blastation.se )的展示厅在这一片古城风貌之中,立刻令你耳目一新。这个常年展示当代青年瑞典设计师之经典家具作品的地方如同时光隧道,一下子把你从中世纪古城带进了未来世界。隔开没多远,是自称世界上最漂亮的雨衣的Margareta Forslund Design (www.margaretaforslund.com ),所有的雨衣布料都是由艺术家本人设计并亲自手工印制。这对于天气恶劣的北欧冬季来说,倒确是暗夜寒冷中夺目养眼的风景,给不愿出门的人一个走进风雪的借口。如果你是个崇拜学术权威的人,那就不能错过在老城区中心的诺贝尔纪念馆(www.nobelmuseum.se ),而往老城偏西方向走出去一点,就是每年举行诺贝尔颁奖仪式的市政厅(www.stockholm.se/cityhall )。

年轻设计师作品汇聚地

      出了老城继续往北走,越过大桥,就到了斯德哥尔摩活力四射的市中心,更多的设计店铺和画廊分散在此。Design House Stockholm (www.designhousestockholm.com )汇聚了 25名北欧地区年轻有为的设计师作品,并不局限于瑞典本国人,或许是世界上最能代表且普及北欧当代设计的零售商,我在美国的不少设计店和博物馆小卖部就捧场过他们的产品,到了这里当然更要进贡一下大本营了。而 Nordiska Galleriet (www.nordiskagalleriet.se ),David Design(www.david.se )和Svenskt Tenn (www.svenskttenn.se )同样是值得探访的设计大店,尽管背不回去那些漂亮的沙发和灯具,拍点照片回去也能当屏保啊。R.O.O.M (www.room.se )被著名的主攻建筑和设计相关产业的Conran集团杂志Live It称赞为“流淌着野性的想象”,“所有的东西都是灵感”,面对如此佳评,你总要去一窥究竟吧?

     在老城南面隔水相望的小岛Sodermalm 是瑞典文艺青年和艺术家们的聚集地。和北面的市中心西相比,这里的大街上气氛更为轻松,人们也不总是穿得那么光鲜体面,总的来说就是令你感到更酷一点,更另类一点吧。虽说画廊和艺术家工作室是这边的主要风景,但也有一些令人惊喜的设计小店。比如10 Gruppen(www.tiogruppen.com )汇集了10个瑞典设计师的布艺设计作品,颇有挑战布艺芬兰老大Marimerro的架势。而Gudrun Sjoden Design AB(www.gudrnsjoden.com )的服装适合喜爱大自然风格的朋友,其网上商店可以一扫你行李装不下的忧患,看中什么,回家点击鼠标再买也来得及。

岛上的博物馆

     当你终于逛得头晕眼花之时,或许可以坐上渡船前往东面的小岛,享受一下美丽的自然风光,平静一下被高价标签搞得心烦意乱的情绪。岛上风景宜人,却也有让你干脆疯狂到底的云霄飞车。要是你对瑞典设计还没看过瘾,收集了自16世纪起的斯堪的纳维亚文化和日常用品的Nordiska Museet (www.nordm.se )在岛上等着呢;瓦萨沉船博物馆(www.vasamuseet.se )则是另一个令你叹为观止的奇迹,这艘全世界保存最完美的 17世纪战舰首航即沉,直到1960年代才打捞出水面。假使这一切令你感到太沉重,那就干脆去长袜子皮皮博物馆(www.junibacken.se ),寻找一下失去的童真,倒也是个放松的好办法。

     最后,对于“民衣食为天”的中国人来说,尤其是走遍天涯海角都长着一付“中国胃”的同志们,我自然有责任给点在斯德哥尔摩打牙祭的小贴士。斯德哥尔摩的高级餐厅比比皆是,各有千秋,我要推荐的或许不是最著名厨师掌勺,却很可能令你感受独特,那就是Boutique酒店 The Rival Hotel(www.rival.se )。这家酒店的特色当然还是设计——极为经典的复古风格,99个房间个个不一样;而另一个卖点则是饭店老板Benny Andersson——曾是ABBA成员,你若是歌迷,就更应该烧烧香了。如果时间有限来不及住店,那么在同样设计极为精彩的餐厅吃顿饭,咖啡厅里喝杯茶,甚至晚上的酒吧喝一杯,看场演出,也不错啊。

     至于街边小吃,那就是名字听上去像“噼哩啪啦” 的土豆炒红肠了,对不对胃很难说,但肯定管饱,要是再叫上杯啤酒,准保你吃得希里哗啦!

 

     FTChinese.com 生活时尚

 

2006年07月12日

赫尔辛基设计之旅

     当腰包日渐鼓涨的中国旅游者前赴后继涌向欧洲时,观光购物首选之地通常是巴黎和米兰等时尚之都。等团队到达天高气爽的北欧,与之前熙熙攘攘的繁华相比,城市一下子显得清冷而安静,不仅购物热情逐渐降温,连观光的劲头也索然起来。

     作为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一名资浅居民,我觉得自己有必要给广大同胞指一条明路,因为每一次有朋友前来,总是要问你们那儿除了洗洗桑拿,还有什么可干的呀?与其每一次口干舌燥地重复介绍,不如干脆写下来与民同享。如果你是个偏爱点另类文化和现代艺术,尤其对设计和建筑感兴趣的文艺青年,就可听我聊聊如何游走波罗的海遥遥相望的双子星——赫尔辛基和斯德哥尔摩。

     针对近年来购买力逐渐赶超日本旅游团的中国人,我设计出一条家居设计产品的shopping线路,也算迎合国内大搞装修的风尚。

赫尔辛基:从火车站开始

     自从芬航开设了赫尔辛基往返中国的直飞航班,我们猛然发现,这个想象中山高水远的城市,事实上是离中国大陆直线距离最近的欧洲城市。所以北欧之旅由赫尔辛基打头,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小小的赫尔辛基虽然可能令北京上海来的客人觉得不过瘾,但小有小的好处,喜欢斯堪的纳维亚风格设计的人,不用走得腰酸背痛、脚底发麻,轻轻松松拐几个街角,便可搜罗不少精品好货,同时沿路欣赏大师们恒久流传的建筑,好比游逛一个超大型的露天设计博物馆。

     位于城市中心的中央火车站是理想的始发点。这栋由堪称北欧设计学派鼻祖的建筑大师埃利尔·沙里宁(Eliel Saarinen)设计的大楼本身就足以令建筑爱好者顶礼膜拜一番。出了火车站往西北角一拐,一条既像巨型蠕虫、又似外太空飞船的庞然大物便出现在眼前,这是美国当代建筑大师斯蒂文·霍尔(Steven Holl)的大手笔。芬兰KIASMA当代美术馆(www.kiasma.fi )可以说是北欧地区最令人惊艳的美术馆,崇尚清晰和简洁的霍尔在这片极少主义发祥地真可谓是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其宽敞通透的空间设计和对自然光线充分利用的技巧令当代艺术作品得以完美展现。看完展览,当然不能忘了光顾KIASMA小卖部,不仅有很多心思巧妙的小玩意儿,还有不少介绍北欧设计的英文书籍。而KIASMA咖啡馆更是赫市文艺青年们的聚集地,要想知道芬兰艺术家们都什么德性,可以在这里蹲点儿。

赫尔辛基设计区中心地带

     出了KIASMA,仍然对建筑感兴趣的,可往北拐一点,瞻仰芬兰设计之父阿尔瓦·阿尔多(Alvar Aalto)的“芬兰迪亚”音乐厅。否则,便可径直往码头方向走去。这一路,就得提高警惕捂好钱包了,漂亮东东太多,要经常以行李超重来提醒自己才能忍住不下手。通往码头的花园大街两边,尽是芬兰响当当的国际品牌。素以玻璃陶瓷产品著称的百年老厂Iittala概念店(www.iittala.com ),足以让来自“china”的中国人眼界大开。但你若欣赏不了极简主义,也可能对一只普通小碗的价钱迷惑不解。Marimekko(www.marimekko.fi )的大花布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流行至今,靠的是经典图案设计和精湛的花布印刷技术,你要是发现布口袋比皮包还贵,可千万别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芬兰设计论坛的卖品部(http://www.designforum.fi/shop_en )就在花园大街南面的岔路上,对于时间有限的人来说,就此一处,便可囊括芬兰当代设计精品了。其中不乏一九九零年代后在国际设计界声名鹊起的一批芬兰新锐设计师作品,可谓个个精彩。如哈里·考斯基能(Harri Koskinen)的冰砖灯,“金枪鱼”(Tonfisk)的“温暖”茶杯茶壶,想不带点回去都难。顺着这条路继续往西南角折,就算是进入所谓的赫尔辛基设计区中心地带了。

     Aero Design Furniture(http://www.aerodesignfurniture.fi/ )以北欧经典设计为主线,多数来自北欧设计黄金岁月——一九六零年代的作品,尽管你很可能难以相信那些线条流畅意识大胆的设计竟然已有几十年的“高龄”。最近走势正劲的玻璃女艺术家Anu Penttinen(www.anupenttinen.com )的展示厅可能不太shopping-friendly,忙碌的她说不准什么时候才会有空来开门迎客。运气好的话,她和蔼的妈妈会驻守在此,否则你就只能隔着橱窗看她那些黑白分明的玻璃花瓶,过过干瘾了。IVANAhelsinki(http://www.ivanahelsinki.com)是另一个在国际设计界不断窜红的女时装设计师Paola Suhonen的品牌店,她的设计灵感来自一九七零年代的露营文化,看似邻家女孩的小花裙却不可小觑,坚持“芬兰制造”、小批量精工制作,都是她引以为豪的商业道德。

设计师的“废品收购站”

     你要是想淘淘旧货,这一片有不少二手古董店,比如Bisarri(http://www.bisarri.fi/ )汇聚了断档停产的陈年老货,大量芬兰国宝级大师为民众设计的日常用品,要是当年奶奶们没有买,现在的价钱可就是翻了好几番了。至于Myymala2(http://www.myymala2.com/ )和SECCO Finland(http://www.seccoshop.com/english/yritys.html ),就显得比较另类了。前者是个独立艺术家和设计师们的画廊兼小店,从装置作品、音乐,到其他怪里怪气的衣服包包应有尽有;后者所卖的全部是废物利用再设计产品,比如电脑敲键做的扎头绳和小戒指,塑胶唱片压制的果盘,轮胎橡胶重新处理后设计制作的时髦挎包,破布头改良的沙发垫……。这个只成立了两三年的“废品收购站”已在世界各地获得关注和好评,并立志将其概念推广到各个国家,提倡环保主义。发展迅猛、同时带来严重污染问题的中国,已是他们的重头发展目标。

     逛到这里,我估计你肚子也饿了,口也渴了,要不然重重的购物袋也把手指勒得生疼了。虽然芬兰菜之“恶名”被总是胡说八道的意大利前总理贝鲁斯科尼也曾抓来开涮过,但我还是要不遗余力地向你推荐Zetor餐厅(http://www.ravintolazetor.fi/eng/index.html )。尽管拖着疲惫的身躯,你得走点回头路,往火车站方向行进,但你很快会得到丰厚的回报。这个以捷克拖拉机品牌命名的餐厅,其菜量之足,没有点拖拉机手的胃口是无法一扫而空的。至于菜的风格,自然是源于芬兰人纯朴的农民本质和家常风范,不仅不如传说中的难吃,而且美味独特得很。Zetor每出一份新菜单,我都要顺一份留念,那是一份做成报纸模样的菜单,充斥了有关Zetor的假新闻,通常会拿芬兰的政治家们开玩笑。而每一道菜,不仅名字幽默,更有一段有趣的小故事,搞得你最后忘了点菜,光把菜单当笑话集锦看了。

     终于酒足饭饱的你,此时可以浑身是劲地再次向码头进发了。在那里,Silja Line游轮将在艳阳高照的夏日白夜,载着你从“波罗的海的女儿”驶向“梅拉伦湖的皇后”——斯德哥尔摩。

 

     FTChinese.com 生活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