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10年03月31日

夏威夷掠影

     当我踩着微曦中的薄雪,登上开往机场的出租车时,还不知道自己就此将错过一段历史。一周后回到家,一场一百多年来最大的暴雪已经将前院的小松树彻底压垮;恪守职责的邮递员留下一排蜿蜒的脚印,正好供我一路踩到大门口,省了点儿脚力 。而当我的邻居们被几场惊心动魄的大雪困在家中啃干粮的时候,我正在夏威夷的海滩上享受着阳光。事实上拜大雪所赐,我还因为航班取消而多吹了一天海风。

      在计划行程的时候,周遭朋友的意见就蜂拥而至,这个岛那个岛的,唯独没人推荐欧胡岛(O'ahu)。可对于从未去过夏威夷的我来说,怎能不拜会由华人先辈赐了美名的檀香山(Honolulu,也称火奴鲁鲁)呢?对于痴迷于政治历史的先生来说,怎又可能错过珍珠港的参观呢?至于举世闻名的瓦吉吉(Waikiki)海滩,我们倒是怕的。名气越大的海滩,越是“肉浪翻滚”,如同泰国的芭堤雅;拖家带口想放松清静的,都不会去凑这份热闹。后来实地考察,果然证实了这一猜想,与其说是看海,不如说是在看肉,而且还得看紧自家钱包;沙滩上看起来风平浪静,慵懒休闲,但蠢蠢欲动的暗涌不安分着呢。其实,根据我的观察,真正钱包鼓鼓的主儿都不在这公共沙滩上躺着,而是在沙滩对面的名品免税店里晃着。更有趣的是,这两拨人仅凭肤色便可分得清清楚楚——金发碧眼的白皮肤都在晒太阳,黑发黑眼的黄皮肤都在买东西。其中以日本游客为最,但说普通话的中国人绝对有后来居上的赶超之势。

     欧胡岛的气候大概是世界上最好的了,终年温度都在20至30摄氏度之间,并无寻常热带地域的那种潮湿。早晚清凉,海风爽爽,甚为宜人。岛屿四面环海,间或有山,正是依山傍水的灵性之处。我们选择了距离檀香山市区半个小时车程的一个度假村为据点,主要是看中了度假村完善的设施和清闲的沙滩,价钱比市中心的瓦吉吉海滩要便宜得多,可大海不还是那个大海吗?落日也还是那个落日!更大的惊喜,是偶尔发现大堂有位女管理员惊为天人,一打听,原来曾是夏威夷小姐!我们是饱了眼福,但夏威夷小姐居然只混了个度假村的大堂管理员?这个疑惑直到我们离开也未能消解。

     夏威夷人算是波利尼西亚人。除了原住民,早在公元前一千年时,就有大溪地人划着船来安营扎寨了。后来由于种植业的需要,不断有来自中国、日本和菲律宾的移民迁往这个岛国。美国收编夏威夷后,白人居民不断增加,所以说夏威夷是个种族大熔炉亦不为过。就拿那位管理员小姐来说吧,肤色似亚非拉,眉眼轮廓却有西欧人的影子。我很难辨别任何一个夏威夷人的来源,因为他们每一个人几乎都被“混了又混”,说不清楚更像谁。原住民在目前的夏威夷人口分布中排在菲裔和日裔之下,而其他种族如德裔、华裔、意大利裔、爱尔兰裔、韩裔等各占不一。难怪前阵子搞过被捕闹剧的那个哈佛非裔教授盖兹在接受最新采访时说,希望在将来的美国,人人都长得像波利尼西亚人。可不是嘛,若是在这样一个“混杂”的环境中,要搞种族歧视还真是挺难下手的。

     虽然曾几次被误认为日本人,但一走进檀香山市区中心的唐人街,我这张汉人的脸,还是在亚洲各国同胞中凸显出来了。这里虽不比纽约唐人街的繁华熙攘,却也看得出历史悠久。杂货铺接二连三,农贸市场和小商品市场人头攒动,这种阿姨大婶拎着菜篮买菜的场景,我就是在上海都少有见到了。像我所去过的所有的唐人街,街头飘扬的是铿锵的粤语,骑楼的窗玻璃肮脏破旧;如果哪个导演要到这里来拍半个多世纪前的中国故事,不需要做任何场景布置。在吃了一顿广东点心和越南米粉之后,我给米粉打了最高分,然后在一家小铺子激动地买下了一只用来舞狮的硕大狮子头,完全不顾要拎着它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回东部这茬儿。

     随后几天的“血拼”中,我不断购入泰国、印尼,甚至斐济的小玩意儿,我几乎以为自己在东南亚旅游,而忘了是在美国。只有沿着高速公路开回郊区时,路旁那些HomeDepot、Target和Costco连锁店的大招牌才会猛然提醒我,夏威夷仍是美国的第50个州。于是我们怀着极大的热情,预定了并不便宜的夏威夷Luau大餐。烤乳猪、草裙舞,这些久闻大名的夏威夷特色不是夏威夷旅游的重头戏吗?然而,被商业化了的Luau,在我看来,显然已经失去了真正的夏威夷精神。大餐质量如同廉价自助餐,连最重要的那盘猪肉,也并非来自宴会上那头猪;文艺表演则如同大棚演出,倒是匹配那盘中不敢恭维的食物,令人难以消解。

     但这些人为的恶劣行径,仍然无法抵消夏威夷的美景。至少在旅游者比较少的地区,你还是能充分享受真正的夏威夷生活方式,也就是优哉游哉地享受大自然的赐予,而不是紧赶慢赶地跑景点。人们所熟知的夏威夷招呼“Aloha”,既可以用来表示“你好”、“再见”,也可以代替“我爱你”和“欢迎”。据说所谓的“Aloha精神”,就是在朋友爱人间传递祝福,分享生命能量。

     当我在欧胡岛北岸为吃一口著名的元祖刨冰而排大队时,当我开过檀香山市区,看到街头推着全副家当的无家可归者和弹着吉他的老嬉皮时,当我从陪妈妈看店铺的六岁女孩手中接过货袋时,我一直在想,到底怎样来诠释“Aloha精神”?奥巴马身上是否真的具有他的支持者们所标榜的这种精神? 短短一周的旅程,自然无法有这样深层次的感悟,但愿有机会重返这片岛土,能更亲近她的文化和居民们。

     夏威夷,Aloha!

      原文刊登于《金融时报》FT中文网

2010年03月04日

美国人忙上“回炉课”

      眼看着,美国的失业率创了26年来的新高,而且抖抖索索地要超过10%了。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一些分发免费食品的慈善机构门口,不少来人都穿着体面,甚至开着好车、带着名牌墨镜,搞得工作人员顿生疑心。殊不知,这些都是原本生活安稳的中产阶层,失工已久,居然迫不得已也过起了乞讨的日子。

     这场金融危机,可能会令很多“吃光用光”的美国人意识到,“居安思危”、“备战备荒”的“亚洲式”生活方式还是有道理的。与此同时,职业技能在经济衰退的背景下,亦显得格外重要。一场重新回到课堂,接受再教育的热浪,就这样在全美的失业大军里翻腾起来。

      大多数失业者都想快点上岗,而且只有极少数才有财力和耐心做长线投资。也怨不得他们急功近利,生活压力就在眼前摆着。所以,搞清楚什么样的工作最短缺,便是这些成年学生们亟需搞清楚的重要信息。健保行业首当其冲。2009年上半年,美国的医院就新雇了将近两万名工人,而且仍在继续招工。面对金融危机后的烂摊子,风险经理人仍然需要;而有心给自己增添管理和生意技能的工程师和科学家们将颇受欢迎。

     根据美国政府的有关机构研究表明,有些行业即使是在如此不景气的经济下,仍然在不断扩招。医院和教育系统是急缺专业人才的地方,而所有和环境保护有关的工作也十分热门。“再教育”,成为美国许多职业人重新上岗的关键战略,人们都想经过短期培训,转入工作机会更多更好的行业。然而转行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一般来说,在自己原有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的基础上,稍作调整是最明智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向,一下子跳到毫不相干的行业里去,实属冒险。一些人力资源专家指出,一张证书有时候并不能代表什么,要想使你的短期培训显得有份量,必须慎重挑选合适自己,并给自己“锦上添花”的课程。否则花上一万二至一万四美金的学费,只有证书,却无实际操作技能,对大家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浪费。

     正当很多人意识到充电之重要性时,各类院校和培训中心不失时机地推出各种长短课程,以满足市场需求。大多数院校的成人教育课程并不便宜,这对原本就拮据的学生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好在美国有一千两百所社区大学,其学费低廉,分校众多,正好解决了这一求学需要。所谓社区大学,是美国的一种公立学校制度,由所在的郡居民地产税建成,只要你是当地合法纳税居民,所缴学费就相当低。比如社区大学一门课或许只要两三百美金,而同样的课程在四年制大学,却可能要三四千美金。当初社区大学的成立,就是为了给没钱或者不够格继续上学的高中毕业生们提供继续教育的机会,它的最高学位相当于大专。有些孩子读了两年社区大学就找到了工作,有些将学分转入其他大学读本科,这样便可省下不少学费。社区大学的教学质量并不差,常有颇受尊重的讲师和教授上课。比如美国副总统拜登的夫人身为博士,随夫搬入华府后,就到维吉尼亚州的一个社区大学教英文去了。奥巴马总统也曾在某社区大学演讲中说到,社区大学是让更多的美国人接受继续教育的关键,也是提高美国全民竞争力的重要载体。

     现在,更多的白领涌入社区大学进修,他们当中不仅有硕士,还有博士。因为大家越来越明白,学位重要,技能也很重要。和其他大学一样,社区大学如要提供更有用的职业进修指南,必须本身对经济风向和就业市场要有一个比较明确的分析。目前来说,还没有任何一所大学能够出具数据,显示进修生的就业率。有的人很快找到工作,比如职业病理疗师和IT工程师;有的人迟迟没有下家,比如项目经理。

     不管职业专家如何分析,最重要的还是要搞清楚自己的特长和理想。盲目跟风总是不合适的,谁又能保证现在热门的行业会永远热门呢?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快,很多美国人在2009年不得不重新规划人生。重回课堂汲取知识养分,不管怎么说,都应该是件好事吧。

     原文刊登于《金融时报》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