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12年12月04日

设计,不仅是为了好看

      2012世界设计之都的桂冠给今年的赫尔辛基算是赚足了人气。从来没有那么多媒体和博客把赫尔辛基作为旅游热点来介绍,赫尔辛基也从来没有如此频繁地举办那么多国际性设计展览和活动。好在芬兰人办事总是比较靠谱,花钱赚吆喝的同时,没有忘记之所以宣传设计理念,终极目标还是为人民服务。所以设计年的大多数活动,还是落实于本土和社区,以提升本地居民的生活质量和思想境界为本。这些散落在各地区和郊县的零星事件,自然不在观光客们的视野内,大多数甚至也上不了当地媒体,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一些周末图书馆或社区活动中心的免费设计工作坊里,老人孩子玩得开心;这样的设计推广,从想法到内容都相当扎实。

    上得了头版出得了风头的,当然也不尽是虚的。国产名牌理应得到隆重推介的丰厚待遇。本月底在上海举办的芬兰革新设计周就是个让芬兰名牌冲锋陷阵的平台。玛丽美歌(Marimekko)毫无悬念地荣任主角,将在上海当代艺术馆拉开“炫彩设计生活——芬兰当代设计和玛丽美歌”。Marimekko在芬兰语中的原意是“玛丽的裙子”,所以当香港人将其中文名定为“美歌”后,对于懂芬兰语和中文的人来说,大概会觉得有点别扭吧。这个二战后由家庭主妇一手创办的花布设计印刷厂,经历了一九六零年代的崛起,并且以肯尼迪夫人身着“玛丽的裙子”上《体育画报》封面为高潮;一九九零年代濒临破产,由另一商界女强人接手,成功转型为跨国公司;不久前终于首次由男强人当家,明确了继续向国际市场挺进的野心,手笔相当大地相继在美国比华利山庄、波士顿和纽约等地投资旗舰店,并且高调开出香港店,瞄准了亚洲新兴中产阶级的荷包。在上个月的纽约国际时装周上,“玛丽的裙子”首次登上T台,并且启用一批“过时”的超龄模特,包括八十多岁的白发美婆,一时抢镜无数,风头出尽。

    根据玛丽美歌八月份的公司内部报告,在公司历史上,破天荒头一次,季度主要营业额来自芬兰以外的市场。这对新当家来说是个很有鼓舞力的好消息,充分肯定了他重视北美和亚太市场的公司策略。全球化经济趋势对芬兰这个北欧小国来说,是个既兴奋又恐慌的话题。极右民粹份子们总是自认为抓到了要赶走移民,关上国门的把柄,但事实上整个经济发展趋势根本就不由如此幼稚的人说了算。芬兰在这场欧元危机中,表现还算稳定,以设计为核心的大小产业,都很清楚自身强项——创新能力。无论是高精尖科技、清洁技术,还是能源项目,都是芬兰对外输入的一些重要经济原动力。小企业主的潜力同样不可低估,尤其是在这个设计师满街一抓一大把的地盘,创意产业对经济的贡献亦相当可观。所以在革新设计周中,一些比较突出的创意个体户也得到一定程度的曝光,比如赫尔辛基“街拍时尚”网站的创始人、给Lady Gaga设计鞋子的年轻女鞋设计师等。这和玛丽美歌这样的品牌是一个挺可看的对比,也从某种程度上体现了芬兰设计理念的纵深度。

    将逐渐迈向终点线的“世界设计之都”对芬兰来说究竟是否是件花了钱办了好事,又让人高兴,且值得的事情呢?要让人人满意恐怕有点苛刻,不过芬兰人自己一点儿也不介意,且不害怕这种令人胆战心惊的评估。有关设计年的权威评估要等明年开春才有结果,来自民间的各种评议早已纷纷扬扬,好话坏话到处飞。未到年终,主办方执行长官已不慌不忙地来了篇感怀小文,百分百肯定了设计年的活动旨在应用设计,而非仅仅展示设计。至于“世界设计之都”是否是个好项目,则是另外一个话题;要是不好,恐怕连当年申请就是个错误决定。字里行间,颇有一些辛酸意味。

    一承芬兰的透明行事作风,“世界设计之都”公开财政,预计从2010年筹办至2013年,将总共花销一千一百万欧元。其中六百万来自参与设计之都活动的五个城市纳税人,五百万来自芬兰政府,平摊下来,每个居民十欧元。到时候大家都可以算一笔账,看看自己免费参加了哪些设计之都活动,捞到了哪些实惠;羊毛出在羊身上,羊要多捡回羊毛才划算啊。

原文刊登于《经济观察报》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