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2年05月11日

四月的一个婚礼

      小花和老梅受够了北京的沙尘暴,终于连家带办公室迁到了上海。两人搬进了以前法租界的花园洋房,一推窗迎来满脸的蒙蒙雨丝,连声用那标准的美音说了好几个“Romantic!”。

      很快两人就开始发愁了,眼看着婚期临近,雨一点也没停的意思。带花园的饭店订好了,美国的亲友团也陆续飞来了,急得老梅四声不准地打电话投诉,“当初谁跟我说上海四月份艳阳天的?”

      但是总不能因为天气不好就不结婚。拖拖拉拉地终于到了那一天,一大早居然还出了点太阳,虽然又阴沉下来,雨总算是不下了。刚过中午,几个本地的中国朋友就陆续收到小花和老梅的求救电话,“这么多第一次来中国的美国人,我们需要翻译带他们去饭店!”“我们要个翻译告诉乐队什么时候演奏,什么时候停!”

      于是大家冲到了他们忙得乱七八糟的家,别上毛主席像章,以便客人们辨认,“为人民服务”嘛!然后除了新郎新娘,一干人马浩浩荡荡地走上街叫出租车。

      老梅是波士顿人,小花有一半日本血统,婚礼仪式设在一个印度餐厅。大帐篷里临时搭了台子,犹如教堂的布置。牧师老白及时提醒“女士们,先生们,请把手机关掉”,然后小花和老梅在四重奏的悠扬乐声中缓缓步入。老白的主持稳重而富有节奏,他对爱情和婚姻的大段诠释不仅感动得老梅在台上直抽鼻子,也惹得台下的人纷纷找手帕。而老白的同志爱人则坐在第一排深情地望着他。

      小花和老梅都是T.S.艾略特的“饭屎”,于是老白“爱的演讲”过后,好朋友上台朗诵艾略特著名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品《四个四重奏》片段。接着才交换了戒指,大家起立祝福新人,在四重奏中结束了典礼。

      和中国人一样,婚礼再简单饭是一定要吃的,所不同的是先要喝点什么,也算是先饿上一饿,准备即将到来的暴饮暴食。众人在二楼的泰国餐厅落座,一看竖在桌上的写得密密麻麻的菜单就吓了一跳,果真很多人还没等主食上台就酒足饭饱了。只有摄影师小多,因为搞不清楚这么多人谁是谁,只好举着相机一气狂拍而错过了美食。所以芒果糯米上来时,大家都吃得肚疼,只有她一人吃了好几份。和中国的喜宴再不同的是没有人强行敬酒,只是有家人朋友主动站起来说几句笑话,揭一点新人的短,然后toast一下了事。

      很多人都没有留意新人们究竟什么时候走的,只顾着喝酒聊天,就像开派对。第二天大家约了吃日本菜,小花说,昨天晚上进洞房可费了点周折啊。我们身穿礼服,大包小包地到了凯悦,没心没肺地往前台一站,小姐笑眯眯地对我们说,“passport, please”。

      这两个家伙,只顾了订房,却没想到从浦西到浦东也要带证件。

         21世纪经济报道 2002/05

21:45 发表在 海上花 | 查看全文 | 评论 (0) | Tags: 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