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1年09月12日

藏珑卧琥

      第一次路过这栋房子时,完全是因为看到里面忙碌的工人才停下脚步。真奇怪,一直去左边的Sasha’s喝酒,右边的Simply Life买东西,却从来未曾留意到当中还有这样一栋房子,它好象一夜之间兀然而起。

      Lapis Lazuli这个名字实在有些拗口,大多数人要查了字典才知道它的意思--天青石。如果不是走了进去,坐了下来,我更不会知道原来这儿是个餐厅加酒吧。

      但至少我猜到了老板是台湾人。就凭墙上的几幅苏绣牡丹,和茶几上插着开张贺喜帖子的几盆名贵花卉。学不来的道地。

      魏先生早先来内地是做音乐的,在上海呆了也有些日子了。说起这里的潮流文化,他并不比我这个本地人差。 Lapis Lazuli分两个部分,餐厅酒吧是一部分,叫“青珑工坊”;另一部分是经营由专人设计的陶瓷,玻璃,竹艺等家居用品的小店,叫“藏珑坊”。近年来,明清家具也好,东南亚风格也好,都是专卖店和餐饮业的热门。乍一看, Lapis Lazuli 好象也在凑热闹,其实不然。崇尚中国传统文化的魏先生认为,他所要追求的是“新古典主义”。

      延着音乐学院附中的围墙,这里也算是当年蒋介石和宋美玲“爱庐”的一部分。几十年的老房子到了魏先生手里,并没有按现今流行的做法保持原有本色。不仅在沿街墙面上打了几扇通透简洁的大玻璃,兼做橱窗,更是把外墙也翻了个新。难怪很多人经过都会以为这是一座新造的楼,更记不起原先此地是个什么样。

      玄关启用了顶天立地的窗格门扇,脚下是两条散着幽光的长长的玻璃。轻轻跨过去,就让我想起了小桥流水的庭院人家。深棕色的竹帘是特别定制的,每一根竹子针般细巧,如纱似的映照着窗外的街景。

      江南大户人家的意境就这样慢慢地被点化了出来,然而细心观察,会发现每一样来自中国元素的设计却都是度身定做的新创意。墙上的青花瓷瓶光泽丰满,美艳动人;走近才知是针针线线缠绕的苏绣!古人的诗词被拓在了玻璃屏风上,全然没了书法老气横秋的厚重感。沉沉的黑陶在艺术家手里化成了香槟桶;那些线条干脆,有棱有角的沙发椅子居然仍是藤竹编制的!

      吸引我一连几次光顾的另一重要原因是这里的背景音乐。如果真来点江南丝竹什么的,相信象我这样孵夜店的年轻人还是消受不起的。节奏分明,韵味十足的House Music轻轻盈盈地屋内悠荡,间或伴有黑人歌手“咿-呀-”的人声伴唱,竟然让我联想到了昆曲的妖娆。魏先生大概绝不会同意我这样的胡思乱想,但是他在音乐上的精心选配的确令这个似是而非的环境有了更加超凡脱俗的突破。我去过太多装修还算有品位,音乐却极烂的地方。很多老板在注重视觉效果的同时,却忽略了听觉的享受。殊不知这两者之间存在着及其敏锐的相互通感,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影迷无法忍受说粤语的周星驰,而宁愿听那精彩的普通话配音呢。

      这样的比喻可能跑了题。不过环境意象的创造的确是一个观察者和被观察者之间相互作用的过程。好的室内设计师不会只关心建筑材料,他讲究的是空间与人的关系。套用中国人的话,也就是什么样的“人气”。青珑工坊虽然不要求人人衣冠楚楚,但肯定也吸引不了大声喧哗的食客。菜单是亚洲风味的,日式,西式,都经过了改良。餐具自然是出自藏珑坊,别致有趣。这样的晚餐一定是受“小资”或“雅青”们的欢迎的。

      这也正是老板的用意所在。眼见着他对藏珑坊的热情日渐高涨,终于忍不住告诉我,楼下的酒吧在不久的将来要经营新古典风格的家具。为了打消我立刻浮现在脸上的怀疑,他马上说明,一不是吴中路的旧家具,二不是改良的明清家具,而是完完全全用新的材料,新的创意体现古典元素,可以说是青珑工坊设计理念的进一步延伸。能把那些去宜家的年轻买家们争取过来,就算是商业上的成功了。

      想法不算新鲜,铺垫倒已做足了十分。在材质的重新设计利用上,魏先生的确有他与众不同的角度。我最先看到吧台上藤编的套子裹着那只大肚酒杯,倒真想问问他的创意是否来自竹编热水瓶,不过冰镇饮料放在里面,拿起来手感是舒服不少。无论是吧台后麻质墙面的运用,还是楼梯处贯穿上下的铜管扶手,设计师的手法既有点大胆,也有点节制。在这一张一弛的中庸之道间,始终保持虽然不张扬锐利,但却恒久耐看的调调。如果在家具的设计上也是如此的话,倒是可以吸引一大批蠢蠢欲动搞搞新意思的看客。

      青珑工坊完完全全可以说是中国制造,除了设计师是台湾人,大多数东西都是由魏先生面授技艺,在上海或附近地区的工厂加工。这里面包括了耗时三个月的苏绣,根本上铲除了我对苏绣=双面绣的恶俗错误印象。还有花样别致的青花或彩绘瓷砖,竹制的大口凉水壶等等。说到这里,魏先生就笑言自己快成了各个厂家的产品研发部主任了。不过他这个主任的角色当得还算开心,这也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本地专业技术对艺术设计的需求。

      几次转悠下来,我也在藏珑坊觅到了心目中理想的竹帘。一卷在握,算是点小小的收获吧。

 缤纷 2001/09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