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6年11月08日

老家具,新古董

    还没来得及等你欢呼庆祝那掖不住腰间赘肉的低腰裤终于被时尚专家们扔进储藏室的时候,更令你心惊肉跳的紧身小裤管又登上了T台。这就是潮流,似乎总是为完美身材设计,而你要是诚惶诚恐亦步亦趋,则注定以惨败收场。

    事实证明,收着点老古董总是没错的。不要以为去年的货色今年就可以进垃圾筒了,一个轮回下来,指不定谁又重返江湖,那时候你就不必特意跑到二手店花大价钱把当年自己不屑丢弃的裙子再买回来了。

    同样的道理一样运用在家居设计上,因为家居和时装就像表姐妹,常常在潮流大浪中携手共进,相互捧场。如果你不厌其烦地把外婆和妈妈留下来的旧货搬进搬出,哪怕是让它们挤在储藏室里落灰,你也已经够格称得上目光远大了。

    老家具成为香饽饽早就不是新闻,尤其是古色古香的家什,无论从升值潜力还是审美情趣上来说,本来就很有市场。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股怀旧风愈刮愈猛,追忆年代也越来越逼近,要说六十年代的retro风格还能让人觉得情有可原的话,那八十年代的kitsch居然也突然时髦起来,实在让人有点郁闷。想想我家里八十年初刚脱了点贫的时候打造的桌椅柜子,质量又差款式又笨,除了结实没别的了,难不成现在又成了流行货?还有那印着大红大绿牡丹花的搪瓷面盆和热水瓶,当年倒还算是拿得出手的陪嫁品,现在除了上年纪的人家里还能找到一两个,年轻人谁还用?可人家国外的家居专卖店里,却偏偏神气活现地把这些个宝货的“赝品”显派在橱窗里,就差高脚痰盂了。而你再一看标价,肯定又要唉叹自己扔破烂扔得太勤,掖不住宝发不了财了。

    芬兰两人女子设计组合“蝴蝶”(Perhonen)的“银莲花”(Anemone)系列是近年来我所看到的最先把奶奶辈儿的蕾丝花边翻出来重作漂亮文章的。老歌新唱要走红,新歌手一定要有新招数才行;设计也一样,要是只是把奶奶钩的花边拿出来晒晒太阳,充其量只能进跳蚤市场。两位芬兰小女子把手绣蕾丝花边压模在深色丝印玻璃之间,将经典工艺和新锐技术紧密结合,这样绝妙的创意果然令“银莲花”餐桌一炮打响,在国际设计舞台上博得喝彩声声。

    从那以后,蕾丝花边就活泛起来。今年的奢侈品专卖店里,从奥斯卡-德-拉·朗塔(Oscar de la Renta)的外套,到芬迪(Fendi)的小挎包,都装饰着工艺精细的花边绣片。就连普及北欧极少主义风格的宜家(Ikea)居然也出品了这样一款凳子:传统的18世纪英国式木头圆凳子,凳面却是丙烯涂漆翻模的黑色蕾丝花边图案。而花十三美元,让尊臀感受一下后现代主义的瞬间,似乎不是一件消受不起的奢侈吧。

    除了蕾丝花边,印花帆布最近也挺有人缘,尤其是那夸张的大花图案、像床单似的彩色条纹,还有从去年起走势强劲的黑白系列,都是沙发和靠垫等家装布艺首选。这些有那么点浪漫、又有那么点纯朴的传统风格似乎要比任何新材料都能勾起人们心中对家的温情。如果说极简主义风格的家居装修从某种程度上体现了现代人生活的简单、干脆、利落,甚至冷漠,那么一刮再刮的复古风则多多少少迎合了人们在这个局势动荡、环境恶化的世界里对传统家庭和生活方式的无限向往。

    当然,所谓时尚品位,有时候也是设计师们的阴谋,未必要像评论家那样把什么都拿来往高处说。我就常常对自己的所谓品位产生怀疑,明明是同一块桌布,隔几年再拿出来对对眼,居然会丑小鸭变天鹅,难道真的是自己欣赏水平提高了?(质疑自己水平下降这样的事情总是放到最后万不得已才做的推测)而欣赏水平之所以突然提高,难道就是因为翻看了几篇报纸时尚设计版的权威评论?

 

   FTChinese.com 生活时尚

Th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