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

By continuing your visit to this site, you accept the use of cookies. These ensure the smooth running of our services. Learn more.

2008年07月21日

今夏流行“留守假期”

     夏天来了,美国人今年的假日心情可不像天上的太阳那么灿烂无比。随着食品和油价的上涨,越来越多的美国家庭不得不放弃原有的长途假期计划,准备在家门口度假。“staycation”这个新兴的度假短语入夏以来迅速走红,成为众多旅游杂志和网站的热门话题,鼓励美国人在家或就近度假,不仅省钱省能源,更为银根紧缩的家庭提供了一个自娱自乐的好办法。

     “staycation”——一个把“stay”和“vacation”结合在一起的新词,就暂且顾名思义地把它翻译成“留守假期”吧。那么所谓的“留守假期”,就是放弃长途旅行,尤其是浪漫的自驾游,要么在家附近找风景点或度假区;要么干脆就在家呆着,开发自己所住城市的风景点和活动。“留守”的目的是仍然和家人一起共享休闲时光,却节约了旅馆、饭店、机票、汽油费等等长途旅行所带来的一长串帐单。

     虽然所有的人都希望走出家门,把日常生活的一切抛在脑后,最好飞到遥远的海岛,才能获得度假所特有的轻松心情。但据美国航空运输协会统计,今夏飞行的旅客将会比去年同时期少1.3%。旅游网站“行程顾问”(TripAdvisor)最近的民调显示,50%的美国人因为油价上涨而决定就近度假。

     经济不景气,民众的情绪自然不高,往年传统的美国式假期也大大缩水。首先由于美元贬值,使得原本想往欧洲跑的人们不得不把这本帐一算再算,最后很可能就偃旗息鼓了。听着满大街欧洲口音的英语,看着怀揣欧元的欧洲观光客大批大批地涌在街头,也只好叹一口气,谁让欧元那么坚挺呢?据说都有欧洲女人专程跑到纽约来做美容了,都是给汇率搞的。想在国内旅游吧,不仅廉价机票不复存在,美国航空公司连托运行李也要收费了,第一件15美金,第二件25美金,把汽油消耗量和承重量的帐算得一门儿清,这还让人怎么出去玩?尤其是带着孩子的,哪个不是大包小包的?汽油的价钱每天都在往上飙,眼看着突破每加仑4美金,就把拖家带口驾车外出的美梦给生生打破了。

     好在美国人民向来是乐观向上的,尽管出不了远门,总也要积极找乐才行。“留守”风一刮,各大零售商们立刻积极响应,也算给日渐冷清的商场多一个促销的理由。首先动起来的是全美最大零售商沃尔玛,推出“美国夏日”露营商品大展销——帐篷、烧烤炉、便携式冰箱、柳条家具和充气泳池,所有这些装备都是为了一个完美的“后院假期”。竞争对手“目标”超市立马也推出“阳光下的乐趣”系列,“科尔”超市则推出“夏季大减价”活动,商品种类自然都大同小异,集中在花园家具、游泳设备等等。因为呆在家里度假,自然希望家里的环境变得好一些,甚至更有假日气氛,所以一些带有热带风情主题的家居装饰品就特别好卖,甚至连空气清新剂这一类产品也搭着“留守”的顺风车畅销起来。为了让家更有“娱乐性”,一些适合在后院展开的运动器械装备便也走俏;在院子里呆得时间长了,防蚊喷剂便也卖得好了。DVD机也是受欢迎的家用娱乐品,WII就更不用说了,当然价钱高了点。一些沃尔玛的分店留意到园艺部的生意入夏以来非常地好,说明更多的人会利用假期时间倒腾自家花园,当园丁来消磨闲时。至于美国人传统的夏日烧烤,当然在“留守假期”中是个重头戏,所以围绕着烧烤的一切商品都是商家们的重点促销品。但烧烤似乎并不能解决省钱这个问题,因为根据统计,但凡和烧烤有关的,从汉堡包、热狗、沙拉、饮料,到烧烤用具等,都估计要比去年贵6%

     从《新闻周刊》到CNN,各大媒体都设置专题报道,不厌其烦地传授“留守假期”的诀窍,宣扬其节省能源之好处。一时间,好像大家都要争相成为宅男宅女、宅爹宅妈,不住家就不够环保似的。这显然有点让人觉得像“打肿脸充胖子”,明明是没钱出去玩了,还要装出一副在家很开心的样子。但反过来想,事已既此,又何苦怨声载道,不如开心点另谋出路。一大堆专家、作家和记者们罗列了无数如何过“留守假期”的点子,仔细看来,倒也挺不错,不失为居家过日子的良方。

     要把“留守假期”和传统外出假期相比,还真省了好些麻烦——不用痛苦地整理行李打包、不用为了去哪里而吵个天翻地覆、不再把时间浪费在排队、飞机误点等无聊的事情上。节省下来的时间都可以用在玩上面,可谓事半功倍。

     可是“留守假期”最大的“危险”在于,因为在家,如果不合理安排,时间很快就悄悄流逝,以至于过了一两个星期,却发现什么也没做,其沮丧心情可想而知。于是专家们警告留守家庭,如果下决心过一个有意义的“留守假期”,一定要像过传统假期一样,列一个“行程”计划,并严格按照计划执行,不要动不动就跑去查EMAIL,在电脑跟前一坐大半天;或者吃完早饭就赖在沙发上看电视,把大好时光都浪费掉了;更不要因为有空在家,就忍不住打扫卫生、修修补补,把一个好好的假期变成了苦工营。所谓的“行程”,其实也不难。首先从本地的风景名胜、博物馆、艺术节、庆祝活动等开始,平时没有机会好好玩、好好欣赏的,此时均可列入议事日程,一个一个玩过来,仅仅这些,就够忙活一阵的,准保天天有事干。接着,带孩子去游泳池、水族馆、动物园或公园;给自己登记一个瑜伽课程、去做个SPA;看书看电影;钓鱼爬山;野营野餐……,不出远门可做的有趣事还真是多得数不过来,关键在于自己要有个计划,把平时没机会做的事情在假期中实践,这样才可把“留守假期”和平常日子区分开来,自己也会有一份度假的心情,不至于觉得被困。和家人孩子在一起,也不至于仍然停留在家长里短的琐碎事中,而是最大限度享受乐趣和亲情。

     无论如何,假期对人类是至关重要的。甚至上帝都给我们安排了安息日,要求人类必须在星期天休息,倘若违反规定工作,就是犯了“十诫”中的一条。上帝虽然不是心理医生,但似乎很清楚休息和放假对人类的心理健康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也许有这样的宗教背景,美国人对于假期安排才会如此重视。北欧人仅仅暑假就有六个星期,与此相比,美国人的假期少得可怜,工作强度也高得多,若再得不到放松,岂不要崩溃。

     于是,在经济逐渐走下坡、战事遥遥无止期的美国,民众的情绪和心理健康的确不容忽视。不愿意火上浇油的记者们小心翼翼地安抚着夏季高温下灼热焦虑的心,告诉大家,这个夏天就在家呆着吧,省下来的钱,就够明年夏天出去度假了。

     经济观察报

2008年07月20日

对付小空间

     “公寓疗法”(Apartment Therapy)是一个名叫麦克斯韦尔·格林汉姆-莱恩(Maxwell Gillingham-Ryan)的纽约人在七年前创建的。他在纽约城里的一个二十几平米的一居室里住了15年,直到去年冬天才带着老婆和一岁大的幼儿升级到被他形容为“巨大的”两居室中,七十几平米。

     格林汉姆-莱恩的出发点很简单,给身居斗室的人们提供一条生路。既然买不起大房子,不如“螺蛳壳里做道场”,把小空间布置舒服了,不仅省钱节能,说不定还不用为了面积牺牲地段,可以继续跻身闹市中央。当初他不过是单枪匹马地唱独角戏,给人提供室内设计服务;四年前搬上网络,和客户共享资源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如今,这个美国第一个且最广为人知的设计博客(www.apartmenttherapy.com )每月拥有150万的看客。

     “公寓疗法”遍布全美时髦城市,除了大本营纽约,洛杉矶、旧金山和芝加哥都有驻地,新近又开发了首都DC和波士顿等东部要塞,似有占领全美自助设计咨询市场之野心。格林汉姆-莱恩的第二本书《“公寓疗法”展示:真实的家,真实的人,百种真实设计方案》适时推出,很是为他的博客增添了一番热闹,而他自己也频频接受不同媒体的采访,完全成为设计博客的领军人物代表。

     作为一个室内设计师,我倒认为格林汉姆-莱恩到目前为止最出色的设计是这个“公寓疗法”博客。不同于其他原创的设计网站,他根本不需要自己挖空心思做无数设计方案,而是把无数设计爱好者、业余设计师和专业设计师们的博文们纠集起来编辑一番,创造了一个万人聚会的设计大社区。连他自己都说,“博客最大的优势是免费,这是个社区。人们不是上网去看我们写的东西,而是和与自己志趣相投的人进行沟通。”所谓“众人拾材火焰高”,这原本在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实现的大规模“脑力激荡”,在网上轻而易举地实现了。网友博友的家、设计点子和产品讯息,经他的一整合,成了网站的核心内容和卖点,继而又发展成线下产品——书。这本设计书最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仅是真实案例的集大成,也提供了信息来源,告诉读者若想如法炮制,该去哪里寻找类似产品。格林汉姆-莱恩表示这套疗法书他打算一年出一册,以尽量保证和网络同步的咨讯速度。

    格林汉姆-莱恩显然是个“以小卖大”的家伙。在我看来,“小家”的概念能够在美国得到如此多的共鸣,倒有点出人意料。美国是个以郊区生活方式著称的地方,美国的衣服尺寸大,美国的梦想家园也是大的。但也许是房屋市场的次贷危机给搞的吧,有相当一部分美国人已经放弃大得不着边的购房计划,大房子无论是在买卖还是租赁市场上都尴尬得很。更重要的一波浪潮则是环保。美国人终于意识到过分而没有必要的大房子不仅浪费自己的钱,也浪费大家的能源。于是,在绿色行动的号召下,“小家”就逐渐吃香起来,尤其是年轻人,由于家中人口少,更倾向于温馨小窝。近年来逐渐走红的DIY风和Vintage旧货风,也给“公寓疗法”这一类设计博客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钱买高档设计品不算有品味,暴发户都会做;真正另类的人会到二手店慧眼识珠地淘旧货,或者从储藏室里把老一辈留下来的家什挖出来,自己再整修一番。只不过,我觉得大多数的DIY招数都需要不差的业余水平才应付得下来。别说贴墙纸换橱门这种高难度动作了,很多人仅仅是装个IKEA的五斗橱就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了。

    就连格林汉姆-莱恩这个“公寓疗法”的主治医生也不是一天练就的超凡医术。他坦白自己曾经因为测量马马虎虎,家俱运到后才发现地方不够大,从此便不敢再怠慢测量尺寸的准备工作。当被问到在对付小空间有何头等诀窍时,他给出的头条意见似乎一点也不具备专业性,但并不等于轻而易举,那就是——扔掉太多不必要的东西。

    经济观察报

2008年07月10日

在芬兰和美国养孩子(二)

       搬来美国后,我不得不被迫开上了车,尽管家附近就有地铁和公交车,但美国的城市布局和生活方式,没有车实在是寸步难行。就自然环境和人文景观来说,DC地区有不少适合孩子们玩耍的场所,尤其是国家大道上一个接一个的免费博物馆,着实是孩子们的天堂。但就交通设施来说,总觉得没有赫尔辛基那么“baby-friendly”。在赫尔辛基,如果你推着童车,便不必购买公交或地铁票,当然车里坐的必须是孩子而不是大包小包的购物袋;大多数公交车设有低台阶,方便童车上下。和世界上大多数其他国家一样,推着孩子的妈妈们在DC并无免费乘坐的优惠,虽然大华府地区的地铁布局颇为广泛,与地铁相连的公交车线路也很多,但上了公交车,妈妈们必须把童车折叠起来,才能保证狭小的车厢内有足够的空间让给残疾人士和轮椅。使用天然气作为燃料的DC公交车显然是环保好榜样,但如果能够扩大车厢空间,似乎就更理想了。

       刚定居赫尔辛基那会儿,正值实行欧元制没多久,我跟着大伙儿一块儿抱怨物价上窜,尤其是买东西时,发票上22%的增值税看得心惊肉跳;可生孩子的过程让我体会到老公每月工资扣去的高税收原来是有回报的;而到了美国,虽说物产丰富了,便宜货也多了,但落实到养孩子这件事情上,发现芬兰真是买东西什么都贵,但就保全人的生存和生活来说,还真是不贵,尤其是培养下一代,成为国家政府的头等大事。亏什么不能亏了孩子,这话在芬兰说是再恰当不过了。但“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样的论调,芬兰倒是没有的,小学生从来没有作业,下了课的主要工作就是在玩;而美国和中国倒是民风相似,两三岁孩子的课外班就满大街都是了,学外语、学音乐、学画画,个个都是十项全能。可不知道咋回事儿,每年芬兰孩子的“聪明指数”还都在全世界名列前茅,尤其是数学和阅读方面,能和他们比一比的,只有中国香港地区或者韩国的孩子。

      但凡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切的地方,房价也会随着学区的好坏水涨船高。这一点,在美国也是个普遍真理。要想进公立的好学校,就不得不多花钱买附近的房子,美国可没有户口制度,把孩子户口挂在亲戚朋友家这一套可行不通。芬兰的“学区热”虽然也有所抬头,但基本来说学校的水平是比较一致的,所以我从来没有在芬兰的房市广告上看到任何有关学校的信息,而在美国的售房广告上,都不会忘了提一笔本学区的好公校。

      当然,真正的有钱人对公校也未必在意,因为有大把的私立学校供他们挑选。去年美国政府统计,收入排行前三名的美国家庭把一个孩子培养至17岁的平均花费是27万9千美金,《华尔街日报》立刻跟踪调查,认为这只是个高消费中的最低数值,“银牌”统计可达77万6千美金,“金牌”则是100万美金,“白金牌”——也就是奢侈档次更是高达160美金。“百万宝宝”(the million dollar kid)的叫法由此产生。

      我手头没有芬兰方面的数据,因为普遍来讲,北欧社会在公共教育机制上,已经做到贫富均等,即使是有钱人,一般也不会很张扬地露富摆阔,以免遭人白眼,更不要让孩子鹤立鸡群了。当然,比较有条件的父母,总还是希望可以给孩子多一点选择,这种心理可谓人之常情。我就碰到过一对从芬兰移居到美国的年轻夫妇,他们和大多数在美国抱怨高学费的北欧人不同,反而抱怨芬兰的公立幼儿园质量差强人意,却又没得选择。所以他们到了美国,对“自由市场”及其满意,打算好好地进行一场“school shopping”,不惜代价为他们的孩子们挑选最优秀的幼儿园。

      在芬兰和美国生养孩子的对比,是我生活中还在不断进行的话题。以这样的角度来观察两个国家不同制度的差异,是托了两个孩子的福。写出来给大家看,也是为了给中国的妈妈们有个参考和比较。不论身在何处,只有和妈妈爸爸们一起快乐生活的孩子,才是最幸福的。

      FTChinese.com 生活时尚

2008年07月09日

在芬兰和美国养孩子(一)

      大儿子的同班好朋友Daniel要升级做大哥哥了,大家为之雀跃恭喜,Daniel爸爸却很快说出个“坏消息”——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老二,他们准备举家搬离首府地区,因为这里的物价太高了;他们吃不消两个孩子的生活开销,打算回德州老家的圣安东尼奥市。

      大约一年多前,我还怀着我家老二的时候,为了撰写一篇关于美国人口过三亿的专题,采访过一些DC地区的妈妈们,几乎没有人认为美国政府鼓励生育,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居高不下的房价和令人乍舌的幼儿园学费。

      其实,同为首都,赫尔辛基的物价和DC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拿交通这件事儿来说,赫尔辛基市区统一公交票价2.2欧元,DC非高峰期和节假日最低价为1.35美元左右;这几天油价天天上窜,可怎么窜居然也不到芬兰油价的一半。至于超市和商店里的货品,价钱亦相差无几,只是DC的货物品种更繁多一些罢了。通常人们认为北欧地区地广人稀,生育率节节下降,事实上近几年正是生育高峰,走在街上宝宝和孕妇随处可见。根据统计,目前芬兰每个妇女的平均生育率为1.73个孩子,居然和人口大国中国的平均生育率是一样的!那么,芬兰人有什么绝招让女生们个个都安心养孩子呢?甚至要让美国的妈妈们都要羡艳不已呢?

       如果你比较关心最近美国总统大选的初选情况,就会发现,健保制度是选民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芬兰作为一个全民免费医疗的国家,生孩子是一件几乎免费的事情;在美国,如果你没有医疗保险,那开销就大了。孩子生下来以后,养孩子更是件耗费父母精力和财力的大事,芬兰妈妈们可以有长达11个月的带薪产假,最长允许三年的妈妈假期,这足以令只有三个月产假的美国妈妈眼热。不仅妈妈有妈妈假,爸爸也有爸爸假。不论有无工作,政府都会根据情况付给妈妈补贴,而孩子自出生起,即发每月100欧元的补贴直至18岁。所有这些待遇,并非只针对芬兰公民,只要你拥有芬兰的居住证,便可堂而皇之地享受。政府这种竭尽全力鼓励生育的政策,在女人们一怀孕之时就体现出来了,来自政府的“妈妈礼包”装有许多宝宝的四季服装和简单用品、玩具等,大大的长方形纸箱还铺有被褥和毯子,正好是宝宝的第一个小暖箱。准妈妈们收到这份厚礼,“怀孕光荣”的荣誉感油然而生,怎不乐颠颠地再接再厉做个“光荣妈妈”呢。

       根据2006年底《华盛顿邮报》和农业部所做的数据调查,一个年收入四万至七万美金的美国家庭,每年大约平均花费一万美金左右在0-6岁的孩子身上,其中的大头无非是房子、教育和交通。这个所谓的平均值,在我看来要低于现实生活中的很多案例。就拿教育来说,美国没有公立幼儿园或托儿所,除非低收入或无收入家庭可以有机会去一些慈善机构和当地政府的托儿班,大多数中产阶级只能选择私立幼儿园。我大儿子所在的幼儿园每月学费1,350美金,一切食品还得自带,可因为是个蒙特梭利学校,居然还被朋友们连连称便宜。这家幼儿园接受的最小的学生只有6个星期大,当然学费就要更贵一些。如果父母都要上班,家里有三个幼儿的话,这笔帐算起来够吓人的,所以妈妈或爸爸辞职带孩子,或者干脆找个家庭保姆“一托三”,就成了不少人的另类选择。

       而在芬兰,虽说幼儿园不算全民免费教育体制内的机构,但其学费和美国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因为妈妈们有11个月的带薪产假,所以宝宝们一到11个月,法律规定他们有权进入幼儿园。反过来说,不到11个月的宝宝们就进不了幼儿园,妈妈们如果要上班,不得不多花钱请私人保姆。幼儿园的学费是根据收入来定的,我大儿子一岁进芬兰幼儿园的时候,付的是“封顶”价,每月200欧元,包括午餐和点心。这笔学费,应该是芬兰孩子们一辈子付的最高的学费了,只要他们肯学考得进,可以从小学一路念到博士,学费全免。不仅芬兰人免,外国人考得进芬兰大学的,也免。而在美国,除了中小学还可以选择不昂贵的公立学校,大学学费一样如泰山压顶,不少学生毕业后不得不为了读书时欠下的贷款而辛苦奔波。

      FTChinese.com 生活时尚

2008年07月01日

雇狗仔队,过明星瘾

      不论狗仔队多么讨人嫌,他们仍然是明星和名流们既爱又恨的好朋友;而他们的产品,无论多么不堪,还是会令好奇的读者和观众们一边皱着眉摇头谴责,一边甘之如饴地看个不停。事实上,没有太多人能够抵御闪光灯的诱惑,被人追捧毕竟是件很风光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少男少女们整日做明星梦了。

      理所当然地,“私人狗仔队”业务应运而生。其实,你完全可以把婚礼摄影当作这项新业务的前身,或者说“私人狗仔队”不过是把婚礼摄影业务扩大衍生化了,做得更有创意了。大多数喜欢铺张奢华婚礼的新人们都很受用那一天被无数专业人员团团围住的感觉——发型师、化妆师、摄影师、录像师、婚礼策划人员等等,还有五星级酒店的排场、盛大婚宴的氛围,基本上把自己梦想要过的日子在一天里浓缩着快进了一遍。“私人狗仔队”抓住了人们这种爱慕虚荣的心理特征,推出街头跟拍、模拟杂志制作等一系列服务,说穿了其实也就是个摄影服务改头换面摆了,却让梦想当明星的人们过了一把“出名”的瘾。

       “一日名流”(Celeb 4 A Day)是个成立于美国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公司,专门为生日、派对、婚礼,或其他特殊事件提供“明星待遇”服务。花上两百五十美金,就会有三个摄影师跟踪拍摄半小时,并制作一份虽然是假的、却一点不比真的差的《我的明星》杂志封面。顶级“巨星”套装则要价一千五百美元,跟拍的摄影师多达六个,并且还有一个所谓的公关人员不断地喝令他们停止跟踪,一个壮汉充当保镖,一辆豪华轿车。除了光鲜的杂志封面,顾客还可获得刻有十张照片的光盘。

      听上去很不错吗?实际的遭遇可能要更刺激。在福克斯电视台的一段新闻中,新闻记者在奥斯汀最繁华的夜生活聚集区跟拍“一日名流”的工作,当带着墨镜的顾客丹尼尔踏上街头,立刻被事先安排好的无数闪光灯轮番“轰炸”、还有一个身材雄伟的黑人保镖忠于职守地前挡后护,加上福克斯的摄影机,无数看客很快从酒吧和商店里涌了出来,并相互询问“那是谁呀”?有的则干脆拿出自己的小相机拍了起来,管她是谁,肯定是个明星呗,要不然那么多狗仔围着她干吗?丹尼尔似乎颇有明星架势,微笑着接受路人的问候,甚至屈尊答应别人的合影要求,但她似乎无法回答“你知道‘小甜甜'怎么样了?”的内幕问题。有的摄影师被问烦了,干脆嘲讽不断发问的围观者,“难道你不知道她是谁吗?这么明显!”;一个小伙子终于打听到了丹尼尔的名字,大声地在人行道上喊着,“嘿,那是丹尼尔!”。

      也许你喜欢,也许你讨厌,“私人狗仔队”的服务准保带给你被关注被跟踪被骚扰的经历,它究竟会让你对派瑞丝·希尔顿、小甜甜和林赛·罗韩们心生羡慕还是同情,就不得而知了。根据一些社会学研究人员,我们已经生活在一个被记录的文化中,任何东西如果不被记录,似乎就不存在了。对个人生活进行记录和尝试名气的双重愿望,导致“私人狗仔队”业务欣欣向荣,你尽可对此鄙视甚至憎恨,或者哈哈一笑当它荒诞无聊,你也可憋不住好奇以身试法,就像越来越多的人禁不住怂恿开写博客、登录FACEBOOK。

       的确,把自己吃饭拉屎事无巨细都写在博客里,甚至放个WEBCAM在YouTube上实况转播;在MYSPACE或FACEBOOK上和频频连接,“朋友”多达几百上千,不都是要搏个曝光率吗?人们喜欢这种被观看、重视的感觉,这是“我”文化的一种表现。当你把这些事情都连在一起看的时候,或许就不会对“私人狗仔队”那么大惊小怪了。没错,它媚俗不堪,不过是个包装巧妙的商业点子;当你和你的“狗仔队”签约时,他们会明确地告诉你,他们不会做任何违反交通规则和法律的事情,不会不经你的同意而过分侵犯你的隐私;而你们也会对时间、地点和情节等“剧本内容”进行一系列的沟通,你还可以叫上自己的亲友们充当免费的群众演员。换句话说,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一切都是假的;你花钱,大家玩了一场逗乐子的游戏。从某种程度上说,它比在饭店里大吃大喝一顿、在卡拉OK里唱个通宵、昏天黑地的搓麻将,似乎还更有趣一些。

      这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娱乐精神。有人甚至指出,“私人狗仔队”的目的是把日常生活的某个时刻提亮、升华,照相机里有没有胶片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要的就是那一刹那的感受。至于那张闪亮发光的模拟杂志封面,也许很快就会囤积在堆满灰尘的阁楼里了。

“私人狗仔队”服务:

 http://www.celeb4aday.com

 http://www.privatepaparazzi.com

 http://www.personalpaparazzi.com

      FTChinese.com 生活时尚